0.jpeg

有清淨心才能明辨是非

一個人要改變,不是三天兩天,也許要三個月、五個月、三年兩年,這是多生多世的事情。我們看有很多人,天生就很慈悲、天生就很善良,這不是說他小時候家教好這麼單純的問題,而是他們多生多世修行得來的。所以,我們自己可以反省一下還有多少煩惱,就可以知道多生多世來的修行如何了!

煩惱有兩種:一種叫見煩惱,一種叫愛煩惱。見煩惱是一種執著,執著有我、執著有人。愛煩惱是一種情緒,像貪欲、瞋恨、不愉快、不喜悅、憍慢、懷疑等心境,這都是屬於情緒的問題。愛煩惱是出於我們對境界的一種愛症,因為心力不夠、觀照力不夠而不能伏斷,你慢慢的去觀照,它就會慢慢的淡。可是根本的煩惱是我們的見煩惱,是在我們的執著;執著不斷,要斷情緒的煩惱是很難的。但也不是見煩惱斷了,就可以不斷情緒煩惱,要的,兩方面要齊而並進。這邊清了,那邊也能夠清;那邊清了,這邊也能夠清,兩方面是相輔相成的。還有一點要注意的是,有些人你會發覺他個人的修養不錯,但是有一點不夠,心胸不夠。所謂的心胸,就是一種執著。所以我們要慢慢的把自己的「見」放下,把自己的心胸打開來,不要老是「我」怎麼樣,應該常常用佛法來反省自己,讓自己把這執著放掉。

執著怎麼樣放掉呢?就是把自己腦筋放得清清淨淨的,不要多取妄念(執著於先入為主的我念)。清淨心一起,善念自然增長,惡念自然消滅。有一類人常常修這類善法,譬如恭敬心、謙虛、誠懇心、布施的心,這都是善法,善法還不是最圓滿的。什麼是最圓滿的呢?就是清淨法。善法不能夠包含清淨法、清淨法可以包含善法。但是如果我們不能夠起一個恭敬、謙虛的心情,就不能夠起一個最根本的清淨心。有的人體會不到清淨的念頭,沒有關係,就從我們自己的善心開始修,修久了,就可以慢慢體會到清淨心,而平常就是從反省自己常起的惡念下手。所以各位要常常反觀自省,要有很強的反省功夫,別人錯十分,我不要去計較;我錯一分就趕快對不起,趕快改。不要自己有十分過失不講,先把別人一分的過失揪出來,強詞奪理為自己辯駁,把自己的過失都怪在別人頭上,這種人是很難成長的!

還有一點,希望各位要有分辨是非的能力。往往事情的發生,雙方面都有缺失、疏漏或是誤會。有時候疏漏是無心造成的。有的時候是有心造成的過失更大。往往很多人不明事理,不知道這是一分的過失或是兩分的過失?這過失是無心的疏漏還是有心的造成?沒有辦法把是非分清楚!人家一個無心的疏漏、一分的疏失,他把人家看成十分的過失、故意的造成,並以無情過度的責備。反過來講,明明是十分的過失,故意的過錯,卻把它當成是一分的過失疏漏造成的,這真是顛倒是非!

所以當我們和大眾相處,除了要有很強的自省能力,也要看清楚事理、明辨是非。因為如果大家都能明辨是非,心存僥倖的人就沒有辦法得逞,正義就得以維護,否則,這個團體就沒有了正義──正義一天天的消淡,大家都不敢說一聲話,這個團體就會瓦解、腐敗。但是,大家也不必強出頭,不必去責怪他了,只要我們心裡面清楚,任何一事瞞不過我們的眼睛,我們心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夠了!要知道事情的發生往往很多地方是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讓我們分辨不清楚,所以我們要有正確的態度來防犯過失,就是以清淨心來保持智慧的清楚。如果大家都有清淨心,自然就會很有智慧,也就沒有是非;可是末法時代眾生的根機都非常鈍,大家都是在生死輪迴中的凡夫,師長也會有過失,也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,這時該怎麼辦呢?

第一要涵忍、忍耐、要顧全大局!遇到境界要把自己的委屈、自己的利益放一邊,把大眾的事、道場的事、團體的事、教團的事做好。「我受多少委屈就算了,受委屈是我的業報,成就大家的事最要緊!」每個人都要有這種心情才好。其次要能明辨是非;我們能夠明辨是非、正義能夠伸張,道場就能清淨安寧,大家道業才能增長。要注意,明辨是非不必多跟人家講這個對那個對,多講是非反而更複雜,你自己內心清楚就夠了,每個人都清楚誰也不要講,默默的,是非自在人心就夠,越辯反而越模糊。所以任何是非、任何委屈都不要講,讓公理存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,這樣就能夠讓大眾合和。

今天提出明辨是非跟人家勸勉。明辨是非的根源,是我們有一顆正見、清淨的心。內心時時刻刻保持明明白白的一顆心,這顆心不是善、不是惡就是明明白白覺覺朗朗,這樣就是最好的修行!沒事就把念頭放得「清清淨淨」,有人講話我就聽,沒有事情就看住自己念頭,不必特別起什麼念頭,看它清清淨淨明明白白朗朗,這樣子我們的身心就都能得到清淨了。

https://www.fozang.org.tw/talk_old.php-id=34.htm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