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詩禪意

竹密不妨流水過;山高豈礙白雲飛。

竹林濃密,並不妨礙流水經過;山峰高聳,那會妨礙白雲飛揚呢!

和這副對聯相似的有「竹密無妨水過;山高不礙雲飛。」
「長空不礙白雲飛;竹密不障活水流。」

身比閒雲,月影溪光堪證性;心同流水,松聲竹色共忘機。

自身好比悠閒的白雲,在天空舒卷自在,倒映在水中的月影和溪上的清光都能夠證明自性本空,所以能映現萬有;本心如同湍湍不止的流水,流轉林間的松濤和青青碧綠的竹色,都共同陶然忘機,遠離顛倒妄想的煩惱。

青青翠竹,盡是法身;鬱鬱黃花,無非般若。

青青翠綠的竹色,都是佛陀清淨法身的顯化;鬱鬱繁茂的黃花,也莫不是佛陀般若智慧的流佈。「翠竹」、「黃花」等外物,是開悟的契機,本身並不是道,只是般若法身的應身而已。

松無古今色;竹有上下節。

松聲、竹聲、鐘磬聲,聲聲自在;山色,水色,煙霞色,色色皆空。

松濤聲、竹篁聲、鐘磬聲,每一種聲,都傳達出清淨自在的境界;青山色,綠水色,煙霞色,每一種色,都顯現出空相的智慧。

栽花種竹,未必果出閒人;對酒當歌,難道便稱俠士。

富貴貧賤總難稱意,知足即為稱意;山水花竹無恆主人,得閒便是主人。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