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子道德經第一章

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。

無名,天地之始,有名,萬物之母。

故常無欲以觀其妙,常有欲以觀其徼,此兩者同出而異名,同謂之玄,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。

白話譯文:

「道」是可以說的,但說出來了,就不是那恆常的「道」。

「名」是可以表白的,但表白出來了,就不是那恆常的「名」。

在還沒有表白前,那個無分別的狀態是天地的本源;

既有了表白,這個分別了的狀態,是萬物生長的母親。

回到恆常而無分別的狀態,便可以觀看到道體的奧妙。

經由恆常而現出分別的跡向,便可以觀看到道體的表現。

無分別的狀態、有分別的跡向,兩者都出於恆常的道體;

但在表白上,名稱卻是不同的。

就這樣的不同而又同,我們說它叫做「玄同」。

「玄同」是說在生命的玄遠之源是相通的,這便是「道」;

「道」是萬有一切所依歸及開啟的奧秘之門啊!

藥方:

遇到了事情,要有沉默而冷靜的思考,不必急於表白。只要問心無愧也就可以了。

人間事物,原只是自自然然的生長,不必在乎,但也不是不在乎,要懂得自在、自然。

「道」的門是為沉默而生長的,喧嘩的人們就讓他們喧譁吧!

不是不去管他,而是要沉靜的去管他,管他就要先自在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老子道德經第二章

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斯惡已。

皆知善之為善,斯不善已。

故有無相生,難易相成,

長短相形,高下相傾,

音聲相和,前後相隨;

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,行不言之教,

萬物作焉而不辭;

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;

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。

白話譯文:

天下人都執著什麼是「美」,這樣就不美了。

 天下人都執著什麼是「善」,這樣就不善了。

「有」和「無」兩者相伴而生;

 「難」和「易」兩者相伴構成;

 「長」和「短」兩者相待而現;

「高」和「下」兩者相待依倚;

「音」和「聲」兩者互為和合,

 「前」和「後」兩者互為隨從,

貫通天、地、人的聖人了然於心,

能用「無為」來處事,用「無言」來行教,

萬物就這樣不離開生命之源的道而生長著。

「道」生育了它,但不佔有它;

「道」長養了它,但不依恃它;

成了功,卻不居功;就因不居功,所以永遠不離。

藥方:

執著是一切弊病之源,不要執著,要放下。放下才能自在。

成功是成就它那個功,不是去佔有那個功,要有「功在天下」的心情,不要老以為「功在自己」。

「無為」不是不去做,而是做了能「放下」;

「無言」不是不去說,而是說了就說了,不用擔心,只要心靈明白就可以了。

著者:林安梧http://jameshung2010.pixnet.net/blog/post/36348531-%E2%80%BB%E3%80%90%E8%80%81%E5%AD%90%E9%81%93%E5%BE%B7%E7%B6%93%E7%AC%AC%E4%B8%80%E7%AB%A0%E3%80%91%E2%88%9E

arrow
arrow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