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個學僧,恭恭敬敬地請教慈受禪師:“禪者悟道時,對於悟得的境界和感受,說得出來嗎?” 
  慈受:“既是'',說不出來。” 
  學僧:“說不出來的時候,像什麼呢?” 
  慈受:“像啞巴吃蜜!” 
  學僧覺得很有道理,但隨即又產生了一個新的疑問:“一個禪者沒有悟道時,但他善於言辭,說得頭頭是道,他說的能夠算悟嗎?” 
  慈受:“既然還沒有悟道,說出的怎算做禪悟呢?” 
  學僧:“但是他說的聽起來好像也蠻有道理呀,如果不算做禪悟,那他是什麼呢?” 
  慈受:“鸚鵡學舌!” 
  學僧:“啞巴吃蜜和鸚鵡學舌,有什麼不同呢?弟子愚笨,請老師講具體一點兒。” 
  慈受:啞巴吃蜜,甜在心頭,是深深地領悟了禪理,這是''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;鸚鵡學舌,語音雖似,卻毫無意義,這是'不知',好像小孩子學說話,並不瞭解其中的含義。” 
  學僧:“,是這樣,那麼面對那些沒有領悟禪理的人,怎麼對他們說法呢?” 
  慈受:“自己知道的給他知道,自己不知道的不要給他知道。” 
  學僧: “老師,那您現在是''還是'不知'?” 
  慈受:“我現在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;也如鸚鵡學講話,講得非常像。你說我是知還是不知呢?” 
  學僧很受啟發,禮謝而去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