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言馬上得天下,自古英雄盡解詩

唐詩宋詞中的名句妙語,通俗優美,耐人尋味。初學者不覺其深,專門家不覺其淺,是益智、養性、娛情之珍品。

總覺得古代的人情感比現代人要豐富許多。一次離別,一陣感慨。生活中的每一種心情,都可以造就一段流傳千古的美詞間。

總是在寂寞的時候讀唐詩,總是在寂寞的時候品宋詞,如果唐詩宋詞有一個主題,我想那應該是:寂寞

曠達如東坡,悲壯如岳飛,豪邁如稼軒,他們的詞裏,也都不乏悲涼的味道。稼軒的 道晚正愁予,深山聞鷓鴣 可謂是把這種寂寞悲涼之感寫到極至,而他們的悲涼,無外乎念遠,追憶,壯志難酬。

才華難識,抱負難展——他們只能在深山曠野中踱步,自嘲的同時感歎生不逢時,寂寞的同時感歎流年易逝——人生若白駒過隙,而瞬間鬢已星星矣。

這種人生如夢的寂寞和蒼涼,誰躲得過呢?花開花落月圓月缺是人類共有的無常的悲慨,詩人們以自己敏銳,真純的心靈去體會了那種共有的慨歎和寂寞。 而將這種寂寞展示得淋漓盡致的,是唐詩宋詞。我不能不讚揚它的美。

千年飛逝,早已不見亡靈墓塚,而讓我們百般品味愛不釋手的,讓我們情不自禁默念出口的,讓我們帶著滿心縈繞的慨歎高聲朗誦的,讓我們在寂靜的夜裏默默品讀,暢流出口猶如滿室生香的,是那些美麗的詞句,是千年前善感的詩人們或喜或悲或豪邁或寂寞的心情。

寂寞是千古命題,無論是偉人,凡人,古人,今人,還是詩人,和我們常人,但有智慧的人會在寂寞中得出詩意的感觸和深刻的見解。

自古英雄多寂寞,而自古詩詞也是寂寞的吧,它被一個寂寞的詩人在寂寞的時候吟出,寂寞地流傳千古,被後人在寂寞的時候細細品味,惟有寂寞懂詩詞,惟有詩詞懂寂寞。

不知道該怎麼結尾,始終不明白初中時候,那些拋棄了課業在唐詩宋詞中浸淫的日子,到底是我路過了唐詩宋詞,還是它路過了我?

且將柳永的《蝶戀花》做為結尾吧:佇倚危樓風細細,望極春愁,黯黯生天際。草色煙光殘照裏,無言誰會憑欄意。擬把疏狂圖一醉,對酒當歌,強樂還無味。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。

 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