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苦和尚的曠世傳奇 31

清光緒三十三年,有一個其貌不揚的鄉拙青年,穿著一身襤褸的鄉下土裝,來到雞足山祝聖寺求見虛雲長老,住持祝聖和尚問他:你是誰?你來求見虛老做什麼?

那鄉拙青年說:我今年二十歲,是雲南鹽源人氏,從小就父母雙亡,孤苦無依,族人將我入贅曾氏,從此以曾為姓,寄籍賓川縣。如今因為家鄉鬧飢失收,無人僱用我種田,我家貧苦,又有兩個兒子,我養不活家小,無計可施, 聞說虛雲老和尚在雞足山修建祝聖寺,僱用苦力泥水工人,我走投無路,只好來求虛雲老和尚收留我在此做工,賺取些少工錢養活家口。"

祝聖老和尚惻然說:你若不嫌我們付出工錢低微,你就在本寺住下做工罷!虛老是最慈悲的,這等小事,你也不用去見他老人家,他沒有不答應的。"

多謝大和尚!那青年跪拜。

你叫什麼名字呢?

家人叫我阿便!

很好!老和尚說:阿便!你就到後面柴房去住罷!

阿便自去柴房住下。他十分勤勞,每日天未亮就起來,不用人吩咐,自己發心開墾種菜,施肥澆水。他本是穡稼佃戶,這些耕種事務,做得頭頭是道,他又自動去出力挑土抬石幫助修廟,從早做到天黑,從不休息,也從不講話,別人跟他說話,他都聽不見。

聾子!別人都這樣稱他,反而不叫他名字了,阿便也不以為忤,從不爭辯。

 

阿便來做工一個多月,有一天,他老婆抱著孩子來找他了,妻弟也同來了,岳母子侄,一大批人七八口,擠滿了柴房,七嘴八舌。

聖空和尚聞報,慌忙來說:阿便!我收留你做工,你卻怎麼把老婆孩子也帶到廟裡來住了呢?這是佛寺,不可以住婦女家眷的!"

阿便說:我不要他們來,但是,地主來收回土地,把他們全家趕了出來,沒處可投奔。"

聖空說:這可怎麼辦?那有佛寺可以收留婦女家眷的道理?他和阿便說著話,沒想到虛雲老和尚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菜園柴房門口了。

聖空法師!虛雲說:他們一家無家可歸,又苦又窮,就讓他們都在本寺住下吧!"

聖空慌忙說:師父!佛寺怎可收容婦女呢?"

虛雲說:這是收容難民,情況不同!你只叫他們在寺院後山另搭一座茅棚居住就行了!阿便喜歡住菜園茅屋也好!喜歡回後山住也可以!你就讓他們全家在本寺做工罷!那一家八口都感激不盡,不住叩拜道謝。

虛雲說:你們不用謝我!這也是彼此互助,我們也缺人手,你們若不嫌本寺生活清苦,就跟我們出家人一起吃大鍋飯罷!我們有什麼大家就吃什麼,有飯吃飯,沒飯喝粥。

阿便感激流涕,叩頭說:老師父,您老人家救了我一家性命了!

虛雲說:阿便,快別這樣說,人類是應該互助的,佛門弟子更應助人!

 

阿便全家八口從此都在祝聖寺做雜工,個個感激虛雲,人人勤懇,把後山開墾成了一畦一畦的菜圃,種得又肥又大的白菜和各種菜蔬豆子瓜果,供應全寺,又把全寺整理打掃得一塵不染,阿便自己住在茅蓬,不與妻室同居。兩年轉瞬過去了,阿便那天趁著虛雲來山巡視,就跪倒叩頭,叩個沒停。虛雲說:阿便,你要什麼?

阿便說:老師父!求您老人家教我念佛吧!我這樣笨,又一字不識,不會念佛!

你卻要念佛做什麼?

阿便說:我今世這麼辛苦這麼蠢,必是前生做了什麼孽又不會修行,所以,今生想學佛修道,以求來生勿再淪落啊!虛雲微笑道:你想要怎樣修?

阿便說:我不識字,又醜陋,又蠢材!我哪知道要怎樣修?只求老師父教我簡便容易的方法罷,我常聽師父講經,講得深奧,我一句也不懂,不過聽師父您說,只要一心不亂,勤念佛號也可得生西方。師父您就教我念佛號罷!

虛雲說:阿便,你已經一心專誠,真是難能可貴!我就教你念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!我教你淨土法門吧!

阿便叩謝。虛雲教了他怎樣勤念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。他從此就自己屏息諸緣,一心念佛,日夜不停。就是日間種菜鋤土,也心念佛號不輟。

 

宣統元年,虛雲老和尚運龍藏大經回山之後,舉行傳戒,阿便也來求戒出家,那時他才二十一歲。

虛雲說:你要出家受具足戒!很好,我知你至虔,念佛極精勤,但是你還有家眷呢!你怎樣處理?

阿便說:我們一家八口老小都約好了,今日都來落髮出家修行,務乞師父恩准才好!

阿彌陀佛!難得!難得!虛雲說:甚勝因緣!好!好!好孩子!我准你!

虛雲望著座下這個狂喜地不住叩頭的青年,老人好像依稀看到了自己當年在鼓山湧泉寺跪求妙蓮長老傳戒,老人的熱淚湧現了。他有多少的感觸啊!六十五個年頭過去了!往事依稀!如夢境!猛回頭,卻在何處?幾十年來,東飄西蕩,也曾傳戒弟子不少,可以怎料到,奇蹟卻應在這個面貌醜陋的貧苦青年?

虛雲出神地俯望著青年,竟忘了喚他止拜,任由他不住地叩拜,何只三跪九叩?怕不叩了一百個頭!阿便是拙於言詞的,感激得說不出話來,感激得只是流淚!只是叩拜!虛雲從阿便身上找到自己當年的影子,再細看,阿便是阿便,虛雲是虛雲!

請起來吧!虛雲微笑說:不用拜這麼多!你多拜我,就不如多拜佛才對!怎麼說得他聽?這樸拙的青年又拜了許多才肯起來。

 

阿便!虛雲說:從今起,你把名字改為日辯!''與你原名'便'字同音,我等你具足戒後,另外賜你法名。

日辯阿便歡喜無限:我就是日辯!

只是一個代名!虛雲說:你並不是日辯,你也不是阿便!”“師父!我聽不懂!日辯茫然地仰望。

我也不是虛雲,虛雲也不是我!老人說:你懂嗎?

還是不懂!

虛雲說:我教你念佛,我也教了你打坐,現在我要教你知道你不是你!我要你做到心中覺悟!'我不是我'。心中無我,破我執!而又無所求,則自然得,明白嗎?

還是不明白!

你慢慢地學,漸漸就能體會的。虛雲說:我知道你精勤不懈念佛,一心繫念!許多人都不及你!這也是你的品質樸拙的好處。聰明人太聰明瞭,反被聰明誤!往往不能精勤一心修行!日辯!好孩子,你這樣很好,不要自卑而生退心!也不要去學人家聰明人。"

我本來就是愚笨,學也學不來聰明的。

愚笨才好!虛雲說:你不會被聰明誤了!

 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