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郭子問於莊子曰:「所謂道,惡乎在?」莊子曰:「無所不在。」
你是否因為生活忙碌,每天忙著讀書,以致無暇欣賞周遭的事物?或者你覺得生活了無生趣,因為世界上少有能引起你興趣的事物;即使有,也是存在你能力所不及的地方?抑或根本不存在,所以你尋尋覓覓仍一無所獲,因而感到空虛無味?

莊子〈知北遊〉寓言說,東郭子向莊子請教:「人們所說的道,究竟在什麼地方呢?」莊子說:「無所不在。」東郭子說:「請說明一個具體的存在地方吧。」莊子說:「在螻蟻身上。」東郭子說:「為什麼處在這麼卑微的地方呢?」莊子說:「在稻田的草裡。」東郭子又說:「怎麼更卑微了呢?」莊子說:「在瓦礫磚塊中。」東郭子更不明白:「怎麼卑微得更嚴重了呢?」最後莊子說:「在尿溺裡面。」東郭子就不再說話了。

莊子接著說:「先生的提問,沒有觸及到本質。從前有個名叫正獲的市場管理官,向屠夫詢問判斷豬肉肥瘦的方法,結果是屠夫每天都會踩踏豬腿的部位,而且越往下越能探知肥瘦的真實狀況。所以不要只是固執成見,或是只在某一種事物裡找尋道,天地間沒有離開物的道。『至道』是這樣的,最偉大的言論也是這樣的。萬物、言論和大道遍及各個角落,它們的名稱不同而實質卻相同,意旨是終歸於一的。」

這個寓言告訴我們,人生的大道理、樂趣、幸福存在於不起眼的地方,若要使生活充實豐富,就要訓練自己對美的感受力,培養美好的心靈和思想,就能發現小鳥、枝頭亦朋友。反之,若是眼高手低,或是將心靈封閉,以致無法體悟落花流水皆文章的妙意,就會一再錯過生命中許多美妙的事物。

莊子〈天道〉寓言說,孔子活了五十一歲還沒有領悟大道,於是南往沛地拜見老聃。老聃說:「你來了嗎?我聽說你是北方的賢者,但你領悟大道了嗎?」 孔子說:「還沒有。」老子說:「你怎樣尋求呢?」孔子說:「我從規範、法度方面去尋求,已經五年了還沒得到。」老子說:「你又如何進一步尋求呢?」孔子說:「我再從陰陽變易的道理中尋求,但是十二年了還是沒有得到。」

老子說:「是這樣的。假使道可以用來貢獻,那麼人臣誰不貢獻大道給國君呢;假使道可以用來奉送,那麼人子沒有不奉送大道給雙親的;假使道可以告訴人,那麼人們沒有不告訴他的兄弟的;假使道可以給人,那麼人們沒有不把大道給予子孫的。然而這是不可能的,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緣故,只是人的內心不能領受大道的本質,大道就不會停留,表現出來的行為也就不能相對應,因而不能推行大道。」

可見,不必捨近求遠或花費大量錢財,窮盡人力物力去尋求,任何美好的事物都存在我們周遭,俯拾皆是,只要能在生活中養成洞察卑微事物的習慣,善用聽、看、辨認、感受,並能融會貫通,從而習得微觀的道理,自然隨處可見人生的玄妙與樂趣,進而修成正道正果。

( 本文作者 許雅喬博士,刊登於國語日報,2007/6/27 )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core933/article?mid=4894&prev=5140&next=4618&l=f&fid=46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