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0504030736343_6300.jpg

佛的愛

清晨,霧靄還沒散去。寂靜的西天靈山有位女子獨自坐在大雄寶殿門口。一身紅裝,風吹欲燃。

我要見佛祖釋迦牟尼,請你們放我過去。女子輕聲道。旁邊的是四大金剛護法。

這裡是靈山寶地,還請施主回去,不得造次,否則我們會依法處置。

哼!什麼法,我只想見釋迦牟尼,不做別的事情,難道你們佛界就這樣迎接來賓的嗎?

金剛護法正準備回答她的話,一個低沉的聲音道:讓她進來。

金剛不再言語,只道了一聲:是!然後對女子道:施主請進!

紅衣女子也不言語,推門而入!見了佛祖也沒跪拜,也沒瞻仰!

紅衣女子道:知道我是誰嗎?

佛祖道:知道!

紅衣女子又道:記得我是誰嗎?

佛祖道:不記得!

紅衣女子道:為何知道而不記得?

佛祖道:萬法由心,佛可以知道一切,但不會記得一切!

紅衣女子道:知道我為何來?

佛祖道:知道!

紅衣女子道:你既說佛法無邊,為何又有苦修、苦禪、八戒、九律之說?

佛說:萬法由心,一切只是一個形式,真的修煉不需要八戒九律也自然能做到!

紅衣女子又問道:怎樣才可以一笑傾城?

佛答道:那要看傾誰的城?人各有城,有的堅若磐石,固若金湯,也有的一擊就潰!

紅衣女子道:那麼你的呢?

佛答道:我是佛,沒城!

紅衣女子接著問:佛有愛嗎,佛懂愛嗎?

佛說:有,但你不懂。佛的愛是慈悲,是大愛,不是人間的小愛!欲平苦海浪,先乾愛河水。有求皆苦,回頭是岸!

紅衣女子說:我如果對你說,我愛你,你會是怎樣的反映?

佛說:當為清風!

紅衣女子又道:清風?可我苦苦修煉了三千年!你的愛再是博大,分給眾生的卻也是微乎其微!

佛說:大愛無疆,佛愛如海,慈愛一切眾生,乃是佛陀本份!

紅衣女子:既然不愛,為何當年靈山會上,會有拈花一笑的公案發生?

佛說:是的,我在拈花,迦葉微笑,大千世界,萬事萬物,皆可發會心一笑。心心相印,這就是禪!

紅衣女子道:原來如此。你是佛,你拈出金色優缽羅花,普示眾人,享受眾人對你的微笑。可你卻不能把愛單獨地給某一個人!你看似多情實無情!

佛無言!紅衣女子喃喃念道:

由愛故生憂,由愛故生怖,若離於愛者,無憂亦無怖。

無我相,無人相,無眾生相,無壽者相,即為離於愛者。

人生八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求不得、愛別離、怨憎會、五陰盛。

如何無我無相,無欲無求!愛別離,愛得死去活來,撒手西歸時,空空無一物。

種如是因,收如是果,一切唯心造。

坐亦禪,行亦禪,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,春來草自青,秋至葉飄零。

無窮般若心自在,語默動靜體自然。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心不動,風不動,幡不動,萬物皆不動......”

佛微訝:三千年了,你還記得我和迦葉的對話?

紅衣女子道:只為這段話,我修煉了三千年!如是我聞,我聞如是,我修如是,我愛如是。可是我修得不徹底,愛到岔路上。紅塵皆苦,愛最苦!可是我愛上了不能愛的人。

我試著忘記它,已經三千年,卻越來越深刻,越來越清晰!這些幾天,我滿腦子都是你的身影,一言一笑,一舉一動,我的生命中,全部都是你。這叫我何以釋懷?我佛慈悲,點化我出迷津吧!

佛道:紅塵自度,自種自收。不戀就不會迷失,不執就不會煎熬。如來者,不來不去,不生不滅。將小我變成大我,將大我變成無我。無我無物,物我兩忘。亦我亦物,我物一如,方入我門!

紅衣女子道:懂了!我沒有來錯地方,三千年的修行沒有想通,現在豁然開朗。說完,紅袖一甩,玉殞香消,暈死在佛祖面前。

似乎有一滴清淚從佛祖面頰流下,滴在紅衣女子身上。

紅衣女子漸漸復活,說道:原來佛也有淚!請況我佛,您不是沒有七情六欲的嗎?

佛祖道:沒有就是有,有就是沒有。該流時流,該止時止。淚為眾生流,淚為眾生湧。眾生痴迷紅塵走,菩薩中宵有淚痕。慈航本為眾生設,怎奈眾生不上船。不執即仙骨,多情乃佛心。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情卻有情。此情非彼情,此淚非彼淚。進入涅槃門,你自然明白!

全站熱搜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