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我相

人有意識的存在,所以生出種種的慾望。慾望、肉體、心,都是生滅的,都是不能常住的。我們的身體是無常的,假使你知道一切色心之法,是無常的,是不安的,是虛幻的,是皆空的,那就沒有「我」的迷妄,沒有「我所有」的束縛。明白「我」是無常的,「我所有」是虛假的,沒有「我」和「我所有」就不會生苦,也不會受束縛。把握這一點,就是一個清涼的去處,就是一個解脫的地方。

人有主觀的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,向外攀就有客觀的色聲香味觸法的六塵,所以結果生起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識。由於心與境遇合的六識,因此那不如意的煩惱之我也就生起那老病死的循環。貪瞋癡的無明,都是起源於這個我,離開我執,不是容易的事,可是不離我執又是錯誤的、愚癡的、顛倒的。

忘了我而只為一切眾生,再忘了我及一切眾生而進入不動心的領域,把心擴大與宇宙一體時,那就是「我」進入涅槃之時,這才是人間本來的實相,那個地方才沒有生死。

現在是於過去及未來的時間過程中顯現,既無過去、又無未來,現在又何在?
所以念念不住,念念無念,念念無我亦無人、無智亦無得。
生命是時間位置的相對,生活是空間位置的相關;如對於時間所持的執著,便是自我中心。自我便是在現在這個時空位置,非常重視自我的價值執著放不下。一旦開悟之時,便會發覺時、空如幻不實,自然能夠放下自我的執著。解脫之後只有智慧與慈悲,隨時隨地有願心普遍救濟眾生,那時已無煩惱及自我中心,當然也沒有過去、未來和現在。

心中有牽掛,便屬凡夫世界;心中無牽掛,便見超越境界。世上凡事凡物,都有它們的界限,故名世界;世是時間過程,間是空間位置,故名世間。人有生命過程,也有生活的範圍,所以活在「世間」。如果心理的體驗只限於現象界,行為價值侷限於現象界,也是在世間,沒有出世間。如果心不受環境影響,便得解脫,叫作「心行處滅」,也叫作第一義諦。此時的煩惱分別相、自我中心的執著相,便不起作用了。一切現象都是完美現成、無心可動、無物可障礙自己的心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