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冤相報,無有窮盡。

    業力非常可怕,人在迷惑的時候,不了解事實真相,有意無意不知道造多少罪業,到果報現前,不知道後悔,為什麼?他不知道事實真相。他還認為他受了委屈,心裡還不平,不知道他前生殺他。如果明白、覺悟了,知道了我前生那麼殺他的,今天他殺我,算了,這個債就還掉了,以後就沒有了。如果他不覺悟,他懷恨在心,好,來生再報。愈報愈殘酷,愈報罪孽愈深,這是世間業報的真相。

   欠命的要還命,欠債要還錢,一分一毫都不差,你敢做嗎?只有搞清楚、搞明白的人他不敢再做。誰搞清楚了?佛搞清楚了,佛的弟子,菩薩搞清楚了,阿羅漢搞清楚了。名字位中的佛弟子,有名無實,沒搞清楚,雖然學佛,還是作惡,財色名利依然放不下,有沒有三途果報?有。

    前清乾隆年代灌頂法師,他的號叫慈雲,著作非常豐富,《卍續藏》裡面收了他二十多種,他的著作超過五十種。我們早年學習《觀無量壽經》,採用他的註解做參考,他那個註解名叫《觀經直指》。還有一本《大勢至菩薩圓通章疏鈔》,這是專門註解《大勢至菩薩圓通章》最好的參考資料,說得非常詳細。末後他講出,念佛人一百種果報,第一個就是無間地獄。

    我那時候剛剛學佛不久,我拿著這個本子去見李老師,我說老師,學佛的人再不好,也不至於墮無間地獄,這什麼原因?老師說這是大問題,這不是小問題,我要放在講經的時候給大家講。學佛學到無間地獄去,你說冤不冤枉?真的,現在也有許多學人對於教理不明。教理難懂,所以釋迦牟尼佛要用四十九年的時間,來表這個法,真難!

    《會疏》裡頭說:「殺生等人,生生同出,彼此互害,報其怨恨也。」「例如被殺者為索還命債,必追逐其冤對,同時出現世間方能報償,是故冤家債主相從共生」。共生同一個時代、同一個地區,在這個地方投胎,在這個地方長成,他才能造成冤冤相報。如果不同的時代、不同的地區,他要報報不到,必須是同時代、同地區。

    今生人殺其羊,當來人死為羊,羊死為人。又如貓死為鼠,鼠死為貓,世世同生,討命償債。故云「更相報償」。蓋因討債之人,往往報復過甚,又結新冤,故無了期。

    「今生人殺其羊,當來人死為羊,羊死為人」。這個人看到這個羊他要殺牠,過去生中牠吃我,這一生當中我要吃牠,不了解事實真相。又如貓死做老鼠去了,老鼠死了變成貓,「世世同生,討命償債」,動物也是一樣。外國人不了解,只看外表,說弱肉強食,這是錯的。牠跟牠沒有冤仇,牠餓了牠也不吃牠。這些野生的動物,牠捕捉這個野獸吃是報怨,沒有冤仇不受其害,無一不是討命還債。「更相報償。蓋因討債之人,往往報復過甚,又結新冤,故無了期」,這個事情沒完沒了,生生世世,你說這多麻煩。

    這些經文非常重要,我們要常常把它記在心上。就在日常生活當中,我們每天都遇到冤親債主,遇到怎麼?心裡不高興,看不順眼。把這個經文多念幾遍,慢慢的看不順眼的看順眼了,有怨恨的怨恨化解了、降溫了,這都是好現象。再進一步,不但沒有怨恨,感恩的心生起來了,怨結化解了,感佛的恩、感冤親債主的恩。我們這個經起了作用,變成我們日常生活起心動念、待人接物的標準,在一切人事物當中去考驗,這都是關卡,看我們能不能層層通過。

    練什麼?練不起心不動念、不分別不執著。只有報恩,沒有報怨,他幫助我提升,幫助我成長;他加害於我,來考驗我忍辱波羅蜜。像忍辱仙人對歌利王,歌利王把他凌遲處死,用最殘酷的手段對待他,問他,你有沒有怨恨?沒有。最後告訴他,將來我成佛,第一個來度你。為什麼?成就他圓滿了忍辱波羅蜜,最後一關考試通過了。忍辱仙人是釋迦牟尼佛的前身,歌利王跟釋迦牟尼佛生同一個時代、同一個地區,憍陳如尊者。真兌現了,世尊說法,第一個證阿羅漢果就是憍陳如,說話真算話。我們要學,化解怨恨,化解自己的災難。

   【殃惡未盡。終不得離。】

    這個『離』就是六道輪迴,躲不過的、逃不掉的,一定會遇到。不能跟人結怨,冤冤相報你能逃得掉?不可能的事情。你要想過好日子,就要與人結善緣,一生不跟任何一個人結怨,這叫真修行。修行就是在順境裡頭、善緣裡頭不生貪愛,在逆境裡面、惡緣裡面不生怨恨,永遠保持清淨平等覺,這是真修。

    對一切眾生都存報恩心,細心去思惟、去觀察,所有的人對我都有恩,自己的境界提升了,過去世中生生世世這些業障逐漸逐漸解凍了、化解了。往生到極樂世界,業障統統清除,過去這些人都變成有緣人。佛不度無緣之人,你成佛一定先度有緣人,統統是有緣人,平等得度。殃惡要盡,殃是果,惡是因,不善的因果要盡,不然就:『殃惡未盡,終不得離』,「殃者禍也,罪也,罰也。所作之殃惡未能償盡,則必輾轉惡趣,無有出期,痛不可言」。換句話說決定有果報,你造的業要想沒有果報,這不可能。最好的方法是你修行證得菩薩果位,遇到這些冤親債主,自自然然還命、還債。

    在中國過去,安世高給我們做出榜樣。安世高跟中國有緣,漢朝時候這個地區叫安息,唐朝時候叫波斯,現在叫伊朗,名稱不一樣,是一個地方。漢朝時候他是安息國的太子,他父親死了之後他繼承王位,做了半年,把王位讓給他的叔叔,他出家修行去了,法號叫世高。悟道之後,到中國來傳教,是早期翻譯經典翻得最好的一位法師。安世高翻的經就像鳩摩羅什一樣,他不用直譯,他用意譯,非常適合中國人的口味,都喜歡看他的譯本。

    傳記,《高僧傳》裡頭寫得很清楚,他在中國還過兩次命債,而是前世誤殺的,不是有意,誤殺的。這一生還債,還是誤殺,他被別人誤殺。他有神通,告訴他的同伴,今天我會出事情,官府裡頭要查問,要告訴他這是冤冤相報,不要處分這個人,他沒有罪,他是誤傷的。你看,怎麼樣造的業還是怎麼樣的還,沒有辦法躲避的。

    真正明瞭之後才知道完全是自作自受,於任何人都不相干。如果我們有個念頭,這個人對不起我、那樁事情對不起我,這錯了。行有不得,反求諸己是對的,過失決定在自己,怎麼可以去賴到別人,那是罪上加罪,報得還更重。我們自己能夠冷靜思惟,把自己的問題找出來,決定不怪罪別人,自己縱然造作罪業,罪業會減輕,重罪輕報。

(文摘恭錄自《2012淨土大經科註》第559集)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