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番顯見      

  如果說「七處徵心」是破妄,那麼「十番顯見」則是顯真。破妄,則能了知一切皆是虛幻不實;顯真,則能了知還有一個「萬象叢中獨露身」的真實。若不能了知「此唯一事實」,那我們還修個什麼?

  「十番顯見」首先藉著「脫根」與「離塵」的二個特性,直截地指出了「什麼是我們永恆的生命」。也就是說,這個永恆的生命必須是不依賴肉體的各種感官而存在〈脫根──擺脫了對肉體的依賴〉,否則肉體消亡的時候,這個生命也將隨之消亡,就不能成其為「永恆」了。另外,這個永恆的生命必須能夠擺脫任何物質條件的影響〈離塵〉,如果它是隨著客觀環境的變化而變化,那麼它仍是屬於「生滅法」——無常敗壞之相,因此它也就不能稱之為「永恆」了。如此一一推敲,它〈永恆的生命〉還應當是普遍的存在,是貫穿一切時空的,而且與自己密切相關的……。「十番顯見」給人一一指明,讓人茅塞頓開,並通過實驗證實,讓人不得不相信我們每個人的確有個永恆不息的生命!如果我們偏要執迷不悟,就是不肯相認、不肯承擔,那就是自我否定、自甘埋沒。我們人就是因為執迷不悟,所以生時不肯好好修行,那麼死了以後自然地就無力自作主宰,只能隨業飄零了。

  人與外部環境直接進行物質、能量、資訊……等交流的通道〈也就是接口或介面〉,有五種──眼耳鼻舌身,這是我們的「感性認知」賴以建立的基礎。加上大腦綜合及處理各類輸入的資訊,建立意象、概念,進行判斷、推理……等活動,人依靠此六套設備過活實際人生。「十番顯見」則是單從眼睛這一個視覺器官入手,讓我們從繽紛萬象中去識別自己永恆的生命,其他的五種感官都可以此類推。
  「第一番顯見」是透過我們的視覺器官,來展示我們永恆的生命何以不依賴感官、不依賴客觀的物件而完全獨立,用古德們的話說,就是迥脫根塵不與萬法為侶天上天下,唯我獨尊” ……等等,不一而足。而且,有了「第一番顯見」作鋪墊,我們就可順次地瞭解其餘的「九番顯見」,層層深入地認識自己的本來面目了。

  我們早晨一睜開眼睛,就面對一個二元世界──好的壞的、美的醜的、胖的瘦的……,五光十色,我們一一看在眼裏,心頭難免隨之而動,生起或喜或憂……等情緒波動。這其中不變的是什麼呢?諸相一一放在眼裏,卻沒有把眼睛擠破;見了熟悉的人事物,卻不妨礙再見到陌生的事物;眼睛的功能並不會隨著所見的不同而改變,隨著所見而改變的,只是我們的分別心而已。因此,眼睛中照現萬象的功能並不遲鈍,任何物象來了,都能清楚地顯現;物象過去了,隨即回到「無一物」的本然;沒有添加什麼,也沒有私藏什麼;但是它的作用則是不能磨滅的——構成一切認知的基礎。以上的結論就是「離塵」的特性。

  我們知道,任何事物都處於普遍聯繫的因果網中,沒有一個事物能夠超然於相外而永恆不變。鏡子照現萬象的功能,雖然不會隨著萬象的變化而發生改變,但是鏡子一旦被打碎,就什麼都不能照了。人的眼睛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呢?也就是說「能見的功能」是眼睛本身具有的〈如鏡子〉,還是獨立於眼睛之外,只是透過眼睛展示其存在而已呢?「能見的功能」是不是跟電一樣,不依賴燈泡而存在,但是可以透過使燈泡發光的現象來顯現電的存在呢?這個問題,只要看看眼睛壞了,是否什麼都看不見,就可以得到答案了。「能見的功能」若是眼睛自身的功能,那麼眼睛壞了,自然什麼也看不見,否則還有辦法檢測能見的功能依然存在。

  《楞嚴經》讓我們去調查盲人或雙自失明者,問他們能看到什麼?他們都說:「只能看見黑暗,再也見不到別的了。」現在的問題是──見到黑暗,算不算看見?那我們就要先看──盲人所見的黑暗與明眼人在暗室中所見的黑暗是否相同?我們無論借助什麼證據,都將證明二者完全相同。實際上盲人能夠見到黑暗,說明他有生命。如果真的連黑暗都看不到,那麼若不是石頭之類的東西,就是一個死人了。

  現在的問題是,如果盲人透過眼球移植或白內障摘除等手術,恢復了視力,那麼我們都將一致認為是眼睛能看見東西的;依照這樣的邏輯,我們必然會得出這樣的結論──明眼人在暗室中忽然遇到燈光,才見到種種的物件,這個能見的功能理應歸功於燈才對。可是,如果燈能見到東西,燈就是有知覺的了,還能稱為燈嗎?何況燈能看見與我們有什麼關係?由此可見,燈的功能只是顯現種種的物相而已,看見種種物相的是眼睛而不是燈。當我們進一步推究下去,眼睛也只是讓我們看見種種物相的一個通道而已,真正能讓我們看見種種物相的,則是我們自性的功能,而不是眼睛。以上的結論就是「脫根」的特性。

  因此,我們自性中「能見的功能」不依賴眼睛和任何物質條件而獨立存在,是永恆不息的生命之流;乍看之下,頗不可思議,可是細細推來,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,讓人感到既新奇又喜悅。如此簡單明瞭,我們為何總是對面不相逢呢?《八識規矩頌》說:愚者難分識與根”——我們以前是多麼的粗心大意,竟然糊塗到根、識不分!根性即智性,就是不分別,如鏡照物,應而不藏,超然物外;識性即分別性,種種取捨、愛憎紛至遝來,讓我們迷失在萬象叢中。這個事實就提醒了我們,當我們見到萬象的種種差別時,要知道──這個照現諸相的自性功能,是不隨身心、世界諸相變化的,要認同──它〈自性〉就是我們的真實生命。

  大家都知道,我們的肉體終有一天要化為塵土,我們的分別心若沒有外部的素材也不能活動,而且我們生存的宇宙終有一天也要消亡;但是,唯有我們這個永恆的生命是不隨諸般夢境消失而消失,它是唯一的真實,也是唯一能夠留下來的無價珍寶。

住 安 04.10.01

http://anhsiangchan.org.tw/articledesc1.php?prodid=359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