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五不

 

年過半百,不經意的撞見幾齣人生荒謬劇,憑添恐慌。

原來人生比想像的還要來去匆匆,早年一起坐在繁星點點夜空下,

談佛論禪,激辯老莊,溺在康德、海德格爾與尼采之間的友人,慢慢有人離開,塵歸塵、土歸土了。

 

告別式來得突然,老友們不禁唏噓,往年都是在婚宴上巧遇的,而今改成公祭,多出幾分酸楚。

讀書的意義從他身上看出弔詭,他因為學業成績優異,搶得一項忙碌的工作;因為忙碌,而日以繼夜,最後榨乾自己。

他是賣力之人,得了不少錢,卻從未好好享用,臨走前的一個月,一直長吁短嘆,直稱不值。我因他,而添得了許多感觸,有了覺醒。

 

我不等。

朋友什麼都等。

等退休。

等一千萬存款。

等孩子長大。

等房貸繳清。

最後等到了告別式。

他有感而發告訴我們這群探病友人,人都會走,可是他走得有些遺憾,有點不甘,非常後悔,除了工作之外,他什麼事也沒做過。

離開醫院,所有人眼眶泛紅,並且許願,絕對不等,一定好好活著,享受生活,但盼這些允諾全是真話。

 

我不管。

友人什麼都管,他管成績,管分數,管第幾名,管英文,也管數學,當是累人的。

他常說,沒有他怎麼辦?

事實上,這個世界沒有誰都照舊,地球照轉,別人照活,太陽月亮依舊浮浮沈沈。

不管孩子就好多了,我只要管好自己就行。

我管健康,我管快樂,我管自己的遊山玩水。

人是從依賴到獨立,我們卻常把孩子從獨立教成依賴。

當孩子需要我們的時候,我們忙得不可開交,經常不在,讓孩子留在安親班;

當我們需要孩子的時候,換成他們很忙,沒空,不在,我們順理成章住進養老院。

 

我不看。

兩眼看,不如單眼瞧,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些,什麼事都太精明,反而自找苦吃。

孩子只是孩子,不可能什麼都會,可是大人總希望他們快快長大,什麼都懂。

這是衝突,沒有解藥,唯有少看為妙,孩子有自己的成長軌跡,而非揠苗助長。

不會到會是必然歷程,學習中挫折很多,但從中吸取經驗,於是會了。

可是一般人卻奢望孩子要武功高強,什麼都會,後來發現,除了讀書考試,這些人什麼都不會。

不看,並非什麼都不看,而是看該看的;

不該看的、看不見的,就不必一直想看了。

 

我不做。

我不做對孩子無意義的事,但做有意義的事;

做不來的不做,做起來很辛苦的也不做,做了之後會後悔的當然不做。

我打羽毛球深知其味,救不到的球不救,救到了會扭傷腳的不救……

人老了,必須服老,不服老就慘了;

而今我更明白,什麼是適可而止,量力而為,來日方長了。

 

我不給。

給不起的,不給;

不必給的,也不給。

需要的,我給;

想要的,不給。

柴米油鹽,給;

房子、車子、名牌、好的手機……,不給。

給的愈少,孩子愈賢;

給的太多,就不賢;

什麼都給的家庭,孩子鐵定什麼都不會,只會茶來張口,錢來伸手,徒增其苦。

林則徐有名言一句,我深有同感:

子孫若有我者,留錢做什麼,賢而多財,則損其志;

子孫不若我者,留錢做什麼,愚而多財,益增其過。

 

人生有兩齣悲劇:一是萬念俱灰;二是躊躇滿志。 蕭伯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