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都給我承擔  

林師姐的四樓設了一個佛堂,免費提供給我們中國醫藥學院「醫王學社」作共修的佛堂。
有一次難得有個機會,和幾位師姐坐下談談,才知道我們林師姐不平凡的遭遇和舉動。幾位師姐們笑著告訴我說:「你們林師姐啊!過去是個很軟弱的女孩子,她先生在世的時候,凡事都是依賴先生,他們夫妻感情非常好,林師姐很撒嬌,眾人面前也都用英文稱他的先生叫做—Honey (甜蜜、甜心),我們中國社會比較保守,有些人常常聽她Honey長、Honey短,都說她太過撒嬌太肉麻,那裡知道你們林師姐是出乎人意料之外地堅強, 而且念佛的信心也是出人意外地堅定。」聽起來大概是以前她先生在世的時候,她還不是很認真學佛,但是聽過念佛法門和臨終助念。有一位李師姐描述說,林師姐的先生出車禍的那一天,她們大家接到消息就陪她一起趕到現場去。林先生是當場死亡的,倒在一片血泊當中,旁觀者看了尚且辛酸難過,何況是林師姐呢?但是沒有想到她一去,只在她先生遺體旁邊,很懇切地說了一句話,她說:「Honey!你趕快念佛!跟隨阿彌陀佛去西方!一切都給我承擔,媽媽和孩子我都會照顧,你安心去,一切都給我!」說完她就盤起腿來,很安定地坐在現場馬路上念佛,聲聲都很懇切!  

晴天霹靂中的鎮定,血肉模糊裡的真愛  

她們大家都去助念,但是誰都沒想到,林師姐這樣鎮定,這樣深深地信任阿彌陀佛、救度眾生的大慈大悲,這種真正的深信,使她沒有被境界打倒,沒有被私情動亂,完全只是為了讓先生安心跟隨阿彌陀佛去極樂世界。李師姐又說,警察先生來調查處理的時候沒有看到半個呼天喊地的人,只看到大家都在念佛,就奇怪地問說:「妳們到底誰是他的家屬?」,林師姐還是堅定地念佛。李師姐事後就問她說:「林師姐啊!妳怎麼臨時能夠有那麼鎮定的台詞呢?就是平時準備好的,臨時看到那一種場面,也說不出來啊!」是啊!我們設身處地為她想想這樣的晴天霹靂!這樣的生死大事!這樣的血肉模糊!通常免不了要全身發抖,哭天喊地;少不了要埋怨、罵佛沒保佑,埋怨好人早死;也通常免不了為自己悲哀哭叫著說:「你死了,放我一個人,承擔這個家,你叫我怎麼辦?」。我看過醫院中許多生離死別的場面,所以當聽到林師姐這一件真人真事時,格外地感動,也格外地感覺其中的不平凡和佛力救度的不可思議。假如人問有值得歌頌、的真愛情,我覺得這就是了!  

世俗所謂愛情愛自己吧?(虛情假意)  

常常會看到很多年輕時大唱愛情的夫妻,一到對方病倒就把他(她)拋棄,更不必說到死後。假如沒有把病倒的對方拋棄,也大多會考慮到對方生這種病是不是會傳 染給自己呢?在醫院裡,很多配偶和家屬都會私下偷偷地來問我這個問題,使我對所謂的「愛情」實在是非常地搖頭,深深覺得人大多只會愛自己吧!假如人一死又是出血而死的話,一下子就氣味難聞,很難得看到有一位家屬可以耐得住,在旁邊安靜地為亡者念佛八小時,總是趕緊送冷凍庫,而且一切委託殯儀館,連為亡者更衣入殮的事都不敢自己做,也懶得自己做。我常感覺人的一口氣斷了,就馬上變成可怕的屍體,幾乎比死去的動物還談不上價值。動物的屍體,人們還說它有營養,肯秤重量用錢去買來,死人再有營養也沒人敢要。  

真正的Honey — 甜蜜的甘露一切深情流入彌陀大願海,作生死關頭的大提攜   

人是有感情的,相處久的人離開了,總是會悲傷的,但是仔細聽聽悲傷的內容,大多是為了自己悲傷,很少是為了對方著想。像林師姐那種感人肺腑的臨別諾言,就是完全替對方著想的真愛情、真慈悲。也只有真正相信佛說「世間無常」的人,才能夠在逆境忽然間發生的時候,馬上就這樣以智慧來處理。雖然以往林師姐的表現,讓人看不出來她對佛法的深信,但是她心中真是相信六道輪迴都是苦的,只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究竟安樂和解脫,所以她毫不遲疑地對先生說:「Honey 你趕快念佛,跟隨阿彌陀佛去西方!」她完全沒有用愚癡的心為自己做一些無用的哭訴,而以一句大智慧、大慈悲的話,代替了悲哀的哭泣。她最後一聲: Honey的稱呼,正是他們夫妻一生感情的全部流露,而最難得的是,一切深厚的感情都完全流入阿彌陀佛大願海中,變成生死大海中最大的幫助和提攜!我想,這才是真正的Honey—真正甜蜜的甘露。(甘露不死藥)  

承擔一切,讓他無罣擬。  

林師姐她了解先生的罣礙,必然是在高堂老母和四個孩子,所以她一切都承擔下來,要讓先生安心地先去極樂世界等她們,不要因為罣礙而墮落。她那一句「一切都給我」的承擔是多麼有魄力!有過夫妻之情的人都知道,這是非常難以放下割捨的,活著來承擔死別的痛苦和一切生活的重擔,幾乎要比先死更難過。所以連林覺民先生那樣的英雄豪傑,在他的與妻訣別書當中也無奈地表露了,為了救國救民,不得已要犧牲先走一步,而把生離死別的痛苦留給妻子的心酸,他為了國家人民不得已割捨私情的悲懷,真是令人淚下。而林師姐就是活著承擔了這難過的一切。您知道往後的日子她是如何實現這一句「一切都給我」的諾言嗎?  

夜半起來,實踐諾言  

每天早上大約三點多,就可以聽見他們一家起床活動的聲音。她的婆婆是起床念佛、作早課,她是起床煮糯米飯,準備飯糰的佐料,一大木筒的飯和器具,用一個滑輪和吊籃由四樓的樓梯間傳到一樓,孩子們睡眼惺忪,天沒有亮就幫她搬東西下樓,她用一輛推車推著出去,在路旁站一個早上足足七、八個小時,在那裡捏著飯糰、賣飯糰,她帶著收音機去恭聽明倫、蓮社的廣播節目,一面聽佛法,一面也帶著她準備結緣的念珠、錄音帶,去送給有緣的人。她天天笑嘻嘻地隨緣勸人念佛,一直到飯糰賣完了才回家,大多已經過中午了。回家除了照顧婆婆和小孩,她也誦經念佛,每當共修的淨業精舍有念佛的日子,她和幾位師姐通常都會自動發心先去打掃道場,其中一位莊師姐總是老實忠厚、謙虛地說:「我什麼都不會,努力一點去掃廁所也好。」其實她們都是很好的菩薩。  

交給阿彌陀佛不必哭泣,學習阿彌陀佛的慈悲。  

在世間人的眼光,一個先生早逝的年輕婦人是何其不幸,但是她深深相信阿彌陀佛的大悲大願,必然已經救度了她的先生,也必然會照顧她們一家,未來也必然會接引她往生西方。確實她的先生經過了大家助念念阿彌陀佛,他本來痛苦的面容就轉變成有瑞相的笑容,所以她既不必為先生哀嚎也不必為自己哭泣,一切都交給了阿彌陀佛,一切都朝著學習阿彌陀佛的慈悲邁進!她總是熱心又開朗,充實地生活著,她堅決地相信,他們都會在極樂世界永遠相聚,一起修學菩薩道。  

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我何其幸福,處處都遇到菩薩!  

每當有人需要臨終助念,她和幾位師姐都是義不容辭地,從來沒有說過一句「太累」這樣的話。我的病人中有人在北港需要助念她也肯去。還有已經去世的病人甚至被送入冷凍庫,連他們自己家屬都不敢去看的,她也肯去幫忙念佛。每當講經的日子,她們都認真去聽聞佛法,而且很老實地在日常生活中付諸實行。華嚴經裡講到,善財童子五十三參,參訪各地方各行業的善知識,向各行業的菩薩學習,我看到周圍這些看起來像平凡,而真實慈悲的蓮友,深深地感觸著這就是值得我學習效法的菩薩,在阿彌陀佛的引導下,我何其幸福,處處都遇到菩薩。 

寒風中,送溫暖的飯糰。  

有一段時間,教授要我每星期六到長庚醫院去參加放射腫瘤科的研討會,所以我必需要搭早上台中開的第一班車,才能夠趕上在林口長庚醫院的上班時間。天還沒亮、清早的路上幾乎沒有計程車,所以要早上四、五點就出門,以免在完全沒有計程車的狀況下,必須用跑步,而來不及跑到火車站。冬天的早晨四、五點,整個大地還暗沈沈的,那麼寒冷的日子一大早就出去,我也得抖擻抖擻、振作精神大聲念佛,鼓勵自己。走出巷口,看見林師姐正站在寒風中捏著飯糰,沈睡的馬路上,她是唯一的清醒者,冷颼颼的氣息中,只有她的攤子冒著一些暖意,她給我兩個溫熱的飯糰,足夠使我兩餐不必為了找素食而奔波,她又給我一句帶著親切笑容的「阿彌陀佛」,我的手裡握著飯糰取暖,心裡想這就是她「一切都給我」那句諾言的實踐,而且是每天每天的實踐!她不但真正愛護她的先生,為先生求生西方極樂淨土,而願意自己承擔一切人世的辛苦,她也愛護每一個有緣相遇的人。 

佛法起用助念後,現瑞相。  

根據助念的蓮友們說,她的先生在大家為他念佛以後,原本車禍受傷、受驚嚇的面孔都轉變了,轉變得很好、很莊嚴而且有瑞相。想到她當時面對著淒慘的場面,能夠處變不驚、逆來順受當下承擔,而且過去所聽聞的佛法立刻就能起用,這真是很不容易啊!  

逆境中的慚愧自省  

再反省我自己,雖然很幸運聽到寶貴的佛法,但是遇到種種境界的變化,往往還是老思想、老毛病起作用,而不是佛法起作用,總是凡夫的感情起波動,而不是立刻用智慧去觀照,來保持內心安定不動不亂,這比起她「林師姐」能夠在突然發生的生死慘變中,立刻依照佛法來行事,安定不亂而且智慧起用,實在是差太遠太遠,太慚愧了。  

永恆的暖飯糰  

每當我遇到人事反覆的逆境,生起煩惱時,常常會不禁想起,在寒風中屹立的這位菩薩堅強又慈悲的菩薩!在寒冷昏暗的早晨,遇見這樣一位菩薩真是令人從雙手裡,到肚子裡、到心裡,都感覺到溫暖,而充滿再面向光明的勇氣!

 

林師姐,阿彌陀佛 金鳥鞠躬合十

 

 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