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羨人間琢玉郎,

天應乞與點酥娘。

自作清歌傳皓齒,

風起,雪飛炎海變清涼。

萬里歸來年愈少,

微笑,笑時猶帶嶺梅香。

試問嶺南應不好?

卻道,此心安處是吾鄉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