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久前方聽師父開示維持一個婚姻要有三種心:「愛心」、「耐心」、「忍辱心」。二十年前走入婚姻時尚不知這帖「秘方」,迷迷糊糊的走了下來,夙興夜寐、披荊斬棘的走在婚姻路上,過了二十年之後,驀然回首,赫然發現這婚姻能維持二十年,還沒結束,何嘗不是維繫在一份「愛心」、一份「耐心」和無數份「忍辱心」上面。而所有甘願在婚姻生活的驚濤駭浪中浮浮沉沉的婦女朋友,大概天生就具備這三種心。

 

有了「愛心」才肯作無私的付出,有了「耐心」才能包容一切。

而「忍辱」是忍受任何的屈辱。這份「行」大概要一些考驗才能證明,然而這種屈辱的考驗可就不是每個婦女都有機會承受。有的人福報大,一生平順、婚姻美滿,不知屈辱為何物;或者所遇均是不痛不癢之屈、雞毛蒜皮之辱,用「愛心」即可擺平。她們沒有接受考驗的機會。

不久前,我那經常用酗酒來考驗我的「三心」的老公,在考驗了我二十年之後,大概是看在這樣的環境中依然能「如沐春風」的過生活的女人,「境界」不低,想來點新鮮的,竟然和一名小他近二十歲的有夫之婦搭上了線。這對道義觀極強的我來說「孰可忍,孰不可忍」,「境界」其實不高的我,當下「抓狂」。在我的思想裡,酗酒是一種不好的習性,而搞「那檔子事」則是十足的下三濫行為,誠然是酒色不分家,我卻一直沒發現。自從我肯定確有此事開始,就覺得有一股汙穢骯髒的亂流湧向我的四周。下意識,我想到的是「逃」。近些年接觸佛法之後,我一直往過清淨的生活方向努力,而「枕邊人」做出這種事,我又如何能清淨?因此,我一千個、一萬個祈盼順利遠離這個人,那種厭離感之強烈,已使我的「愛心」及「耐心」蕩然無存。而「忍字頭上」的「那把刀」正狠狠的在戮殺我的心。

 

那一陣子,我極力尋求「善知識」的協助,助我面對此事心能不太亂,能做出圓融的解決之道──好好的結束這個惡緣。

有一天,心緒狂亂,我打電話請教了勍師傅。勍師傅要我從「業」與「緣」的方面去探討,或許會有所發現。於是,我想到了經典上不是有記載,犯了某種戒律,當遇不如意眷屬,我大概犯戒了,要坦然接受業報。而在「眾裡尋他千百度」之後,竟然會嫁給他,不也是一種很深的緣份嗎?再次認定了業與緣,我釋然了一些。「老公」不同意分開,我不恥於去管他是世俗人,見風轉舵,朝自己有利的方向去;還是另外在做一種更令人心寒的佈局。

 

這件事發生後的有一天,上課中聽師父演講,他說:「一個人要有忍辱心,忍受一切屈辱。再大的侮辱,你都要歡喜承受,如飲甘露水….。」

我聽得瞠目結舌:「這怎麼可能?再大的侮辱,都要如飲甘露水?開玩笑。」

我這樣想著的時候,師父又講了:「不過,要真的做到這樣,只有兩種人,一種是得道的高僧、菩薩,另一種就是神經病。」

我舒了一口氣,我做不到,因為我不是得道高僧,也不是神經病患。

前些日子,我曾試圖學那些得道高僧,歡喜去承受這件無上甚深的侮辱,試著經營一份「如飲甘露」的情境,對這個已然陌生的「老公」百般殷勤,再現我「賢慧、溫良」的一面。幾天下來,卻發現這種緣境,並沒有讓我感覺離高僧的境界近一點,反而覺得自己不但十足三八,而且接近神經病。於是,我趕緊再作調整。

 

有句話說:「唯有經苦難的人才能長出真智慧。」是的,痛定思痛之後,我發現這也是一種逆增上緣。這件事發生至今,我真正體會到人生無常、事事無常,如何在諸多無常中發現真理,大概才是我真正急需要去做的吧!

 

http://www.chiefsun.org.tw/tw/0_disciple/4_detail.php?l=2&ID=55

 

全站熱搜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