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經裡面講過,釋迦牟尼佛所度化的娑婆世界具有五濁,眾生的煩惱很粗大,環境各方面相對來說都非常惡劣,是一個充滿痛苦的世界,不像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那麼幸福。正因為如此,當時釋迦牟尼佛發心到這個世界來度化眾生的時候說道:他所調化的世界中的眾生,不論是精神上或肉體上受到任何痛苦,比如說,在這個娑婆世界中生一場病,即使是小至頭痛的病,也比在其它清淨佛剎中修持很長時間的功德還要大。


頭痛會有什麼功德呢?
雖然頭痛本身沒有什麼功德,但仰仗佛陀的這種發心,而使娑婆世界中的任何一個人生病,都能依靠病痛清淨很多很多的罪業,不僅如此,而且清淨罪業的程度也比在其它清淨剎土當中修行的程度還高。比如說,像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等等,因為它本身就沒有痛苦,所以在清淨罪業方面的效果自然也沒有那麼好。

如何轉病苦為道用
今天要講的內容,是生病時的修法。
一、轉病苦為道用的重要性
如何將病苦轉為道用,是一個很重要的修法。作為佛教徒,如果能有比較高的證悟境界,則疾病、痛苦等等都能妥善地對待;但如果修行的層次沒有那麼高,則遇到生病或其它的痛苦時,大多數的人都會感到手忙腳亂、無可奈何。
所以,我們今天就講講這個專門針對病痛的修法。
這個修法是麥彭仁波切為了利益眾生,使他們能在生病的時候,把疾病變成積累資糧和遣除障礙的方法而撰寫的。
在正式講解之前,首先我們要特別強調的一點就是——當我們生病的時候,是不是只需要修這些法,而不用去看病呢?
當然不是,看病是肯定要看的。不要說是我們,連釋迦牟尼佛在成佛以後,也會示現生病,生病的時候也會去看醫生,醫生還配藥給佛陀吃。
佛經上就有這麼一則故事:有一次,釋迦牟尼佛示現生病,然後去找醫生給他配藥。那個醫生自恃醫術高明,所以非常傲慢。他告訴釋迦牟尼佛說: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可以解決人的痛苦,一個是你釋迦牟尼佛,你可以解決人類精神上的痛苦;另外一個就是我,我可以解決人類肉體上的痛苦。佛陀為了斷除他的慢心,就把他帶到喜瑪拉雅山的一個地方,讓他指認出那裡的每一種草藥的作用、味道等等,但他卻只能辨認出其中的幾種草藥,其它都一概不知。於是,釋迦牟尼佛就從頭到尾,把那兒所有的草藥的作用、副作用、味道,以及配製的方法等等一一跟他說明。醫生聽後,深感自愧不如,從此再也不敢說這種大話了。


釋迦牟尼佛生病、吃藥等等,當然是一種示現,是做給後人看的。實際上,釋迦牟尼佛已經圓滿了一切功德,早就脫離了生老病死;不用說釋迦牟尼佛,就是一地以上的菩薩,也不會真正生病。佛陀為什麼要這樣示現呢?就是為了令以後的佛弟子在生病的時候,不要拒絕看病、治療、吃藥等等。既然生病的時候要去看病、吃藥,那我們為什麼還需要這個修法呢?這是為了讓我們在肉體接受醫學治療的同時,在精神上,也有一種轉疾病為道用的修法。


一般說來,沒有學佛、沒有修行的人在生病的時候,哪怕肉體還沒有太大問題,精神就已經先崩潰了;由於精神上的崩潰,才導致了很多身體上的疾病。此外,作為不學佛的普通人,在生病的時候,就只能白白生病,除了一心一意盼望自己能早日康復以外,在其它方面完全束手無策,從來沒有想過把疾病當作修行的法門,從來不知道可以利用病來積累資糧、清淨罪業,只能想盡一切辦法去治療當前的病,但就算是能治癒,也只是解決了一次的病痛,卻不能徹底解決病痛之苦。但是,作為佛教徒,可以在接受醫學治療的同時,把疾病當作一種修行法門。通過一場病,讓自己產生一些新的認識、新的感受;通過這些認識與感受,就可以積累資糧、清淨罪業。也就是說,我們不僅可以通過這個修法,來解決當時的病痛,同時還可以把疾病轉為積累資糧、清淨罪業的方法,從而進一步徹底解決病痛之苦,所以,這個修法是非常實用的。雖然我們現在沒有生什麼病,但由於我們還沒有徹底脫離生老病死,所以隨時都有可能面臨病、死之苦。


以前我們講過十二緣起,在十二緣起當中,老、死二者沒有分開,屬於同一緣起支。
為什麼呢?因為,人不一定老了以後才會死,有些人還沒有老就死了,有些人老了以後才死,死亡是隨時隨刻都有可能降臨的。同樣,雖然現在我們沒有生病,但疾病卻隨時都有可能找上門來,所以最好能提早作好修行上與心理上的準備。只有這樣,在日後生病的時候,我們才能利用疾病來作一些解脫方面的事情,因此,生病的時候,一定要修持這個法。
二、具體修法
具體的修法包括三個部分:
(一)視病痛為功德,從而清淨罪業;
(二)視病痛為善知識,認真取捨因果;
(三)視病痛為修行順緣,促進六種波羅蜜多的修習。
(一)視病痛為功德,從而清淨罪業的方法包括三種思維方式:
1、當我們生病的時候,要這樣去思維:從無始以來到今天,每個眾生都在充滿痛苦的輪回中不由自主地流轉不止。我在前幾天也講過,不論是從宏觀的角度而言,或是從輪回的每一個階段、每一個細節的角度而言,輪回都是充滿痛苦的。在這種痛苦的環境下,如果是佛教徒,還要好一點,雖然我們現在還沒有徹底地解脫,但畢竟已經開始思維輪回的痛苦,並開始為擺脫痛苦而努力了。然而,對於不學佛的普通眾生來說,雖然不情願輪回,但在輪回的當下,又不會去思維輪回的痛苦,一直都認為在這個輪回當中有什麼幸福、快樂可以追求。如此一來,就會將全身心都投入其中,拼命地追求輪回當中的幸福和快樂,但是,由於輪回本身就不存在什麼幸福和快樂,所以,想從中獲得幸福和快樂,純粹是緣木求魚。要知道,所有為了在輪回當中獲得幸福所做的一切努力,最終都是沒有結果的,我們應該做一些真正有意義的事情。那麼,什麼是真正有意義的事情呢?那就是修行。除了修行,再沒有什麼真正有意義的事情了。這個道理,是很多人不瞭解,同時也不以為然的。


當然,每個人看問題的角度都不一樣,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主觀認識,所以不可能所有人的看法都一致,但是,無論這麼認為也好,不這麼認為也好,輪回本身的真相就充滿了痛苦,它的本性就是這樣。它的真相不會隨著人的主觀意志而改變,除非是通過修行從輪回當中解脫,否則它永遠都是痛苦的,因為它的本性永遠不會有什麼改變。但是,有很多人卻並不這麼認為,他們認為:輪回當中有幸福、有快樂,充滿了可以追求的目標,因此,他們就會把所有的精力、所有的時間,都花在努力獲得輪回當中的幸福上面,其它諸如解脫、修行等等的事情,卻一點都不去想。

我們前面也分析了,輪回本身就不存在什麼幸福,既然如此,又怎麼可能從中獲得幸福呢?這是根本不可能的!我們從無始以來到今天,所有花在這上面的時間和精力都白費了,只有依靠修行而令自他脫離輪回,才是我們的當務之急。
那麼,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呢?
就是利用一切機會,哪怕是在生病的時候,也要抓住時機精進修行。
生病的時候怎麼修行呢?
首先,就是要了知病痛的功德。
病痛是大家都不願意接受的,它還有什麼功德可言呢?它還是有功德的。對於一個修行人,一個希求解脫的人來說,病痛也有很大的功德,而且是世間所謂的幸福、快樂所無法取代的功德。


這個功德是什麼呢?
第一個功德是:
雖然我生了病,在肉體上感受到了一定的痛苦,但是,如果不是這場比較嚴重的病來警告我,也許我永遠都不會去思維人生的痛苦。
以前我也知道有生老病死,卻沒有這麼深刻的印象和體會,以致於把病痛、輪回的痛苦都忘了,一直不斷地往外追求,從來也沒有為了解決自己的生老病死而修行過。

第二個功德是:
如果我一生都沒有病痛,一直都很健康的話,那我根本就不會認識到輪回是這麼痛苦;如果我不認為輪回是這麼痛苦的話,則修行最根本、最基礎的出離心就絕對沒有辦法培養起來。通過這次生病,讓我親身經歷了生老病死的其中之一,我終於深深地體會到:原來人生是如此的痛苦!如果不能徹底獲得解脫,在以後漫長的輪回過程中,像這樣的痛苦還會經歷無數次!即使我這次生病能夠痊癒,但也並不代表我以後就不會再生病,就永遠解脫了,在以後的生生世世中,我還會再生病,還可能會生更嚴重的病。此時此刻,我們就會開始感覺到,輪回不是那麼完美,人生也不是那麼完美。於是,我們才會開始尋求解決生老病死的方法。在整個世界上,唯一可以解決生老病死的方法,就是佛法。其他世間的任何學問——哲學、科學等等,都沒有辦法徹底解決這些病痛。眾所周知,科學家們也會生病,最後也都會死去,甚至有些科學家最後會死於精神分裂症,或者是科學至今無法攻克的癌症,因為他們也是普通凡夫,所以在生病的時候,也不會有什麼解決辦法。通過這樣的思維,我們的眼光自然而然地就轉到尋求解脫、解決生老病死的問題上面來了,因此,生病正是培養出離心的一個大好機會。這些都是病痛的功德,病痛確實也有這樣的功德。


我們都知道米拉日巴尊者的故事,大家可以設想一下:
假設他的叔叔等親屬沒有欺負他們的話,他會有這麼好的修行嗎?決不可能!
如果沒有叔叔等親屬的欺負,米拉日巴尊者的母親不會有那麼大的痛苦;如果他的母親沒有那麼大的痛苦,她也不會慫恿米拉日巴尊者去學咒術;
如果她不慫恿米拉日巴尊者去學咒術,他也不至於殺害那麼多的人;
如果他沒有殺害那麼多的人,也不會有這麼強烈的修行動力;
正因為他通過咒術降下好幾次的冰雹,殺死了三十六個人以及很多的動物,他的心裡才會產生很大的恐懼及壓力;
正是這些恐懼及壓力,才促成他最後的成就。
所以,懂得利用疾病及痛苦,是有很大功德的。
2、我們還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維:如果一個人一生當中都不生病的話,自然而然就會生起傲慢心。
什麼樣的傲慢心呢?因為身體健康,便會輕視有病痛的人,以致什麼都不放在眼裡,包括修行,解決生老病死,從輪回的痛苦當中獲得解脫等等的事情。
自從生了病,才深深地體會到人生的痛苦,故而改變態度,開始去注意這些、在乎這些,所以病痛具有這樣的功德,《入行論》中也是這樣講的3、第三種思維的方法,是最重要的:
佛經裡面講過,釋迦牟尼佛所度化的娑婆世界具有五濁,眾生的煩惱很粗大,環境各方面相對來說都非常惡劣,是一個充滿痛苦的世界,不像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那麼幸福。
正因為如此,當時釋迦牟尼佛發心到這個世界來度化眾生的時候說道:他所調化的世界中的眾生,不論是精神上或肉體上受到任何痛苦,比如說,在這個娑婆世界中生一場病,即使是小至頭痛的病,也比在其它清淨佛剎中修持很長時間的功德還要大。


頭痛會有什麼功德呢?
雖然頭痛本身沒有什麼功德,但仰仗佛陀的這種發心,而使娑婆世界中的任何一個人生病,都能依靠病痛清淨很多很多的罪業,不僅如此,而且清淨罪業的程度也比在其它清淨剎土當中修行的程度還高。
比如說,像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等等,因為它本身就沒有痛苦,所以在清淨罪業方面的效果自然也沒有那麼好。
正因為娑婆世界有如此的優越性,所以,有些非常勇敢的菩薩會專門發心到這個娑婆世界來承受痛苦。通過這些痛苦,就可以積累很多資糧,使他們尚未清淨的罪業很快清淨,這樣一來,他們成佛的時間也就指日可待了。這一切,都跟釋迦牟尼佛的發心有關。也正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生病,比在其它的剎土修行還要好,所以,很多菩薩會特意到這個世界來生病。

 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chien3c/26501325

 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