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個喜愛攝影的朋友,他鏡頭下的攝影作品總是那麼與眾不同,他的視角總是那麼的令人擊節稱奇。面對他的一疊疊獲獎證書和一尊尊藝術攝影大賽的獎杯,作為他的朋友,我們討論過好多次。

有人說,是他的相機好。有人說,是他的藝術功力深。也有人說,是他的運氣好,那麼十幾個風景名勝區,還不整天都是遊人如蟻?但有的人運氣不好,要麼去晚了,或者是去早了,總之與自己所需要的景物總是失之交臂,就像登泰山看日出,有的人去了,但偏偏趕上了陰雨天,有的人去了,卻恰恰遇上了大霧天。但我們這位朋友總是運氣好,他要拍攝藍天,就有片片白雲;他要拍攝秋色,就有樹樹紅葉……

我們羨慕的說:拍攝照片,你相機好,運氣也好,所以你的攝影作品好。他聽了,先是一愣,然後哈哈大笑:拍攝作品,跟運氣有什麼關係呢?好吧,他神秘一笑,下次外出拍攝,我帶你們一塊去。

不久,我們果然就有了一次共同外出遊歷的機會。在那裡,我們一群人生怕錯過了一個風景點,七嘴八舌的紛紛向導遊小姐詢問如何才能平安、快捷、全方位的遊覽每一個風景點.但那位搞攝影的朋友卻對這一切漠不關心,根本不怎麼理睬那些導遊小姐們,只是和一群坐在景區山腳下的本地山民們套近乎,和他們興致勃勃的談笑,對著巍峨起伏的大山指指畫畫,當我們前呼後擁的跟著景區的導遊就要登山時,他笑著跑過來了,高興的舉著一張畫滿點點線線的紙說:想拍攝最美照片的可以跟我走!

我們都詫異的說:怎麼能跟你走?那些最美的地方不是一個一個的風景點嗎?不去風景點,哪裡才能拍攝到最美的風光照片呢?

他笑了說:大家都去的地方,哪能拍出與眾不同的照片呢?最好的風景,就在那些人跡罕至處啊!”有人低聲嘀咕著問他:你要去的地方有路嗎?

?”他朗聲大笑說,有路的地方我從來不去!

你要去的地方危險嗎?”又有人嘀咕著問他說。他笑了說:當然危險了,不危險怎麼能有出人意料的風景呢?”大家都不說話了,只是靜靜的望著他。他仿佛突然想起一件什麼事情來,邁步走到我的面前,然後把掛在他脖子上的數碼相機取下來掛到我的脖子上,把我那台老掉牙的相機掛到他的胸前揮了揮手說:朋友們,看我們誰能拍攝到最美的作品!然後就一個人攀巨石,劈荊棘,離開我們和導遊走了。

兩天後,在景區山腳下的賓館裡,當我們每個人都亮出自己的攝影作品時,我們都被他作品中的那種峻奇、壯美和恢弘驚呆了,連這個景區的所有導遊和經理都難以置信:自己的景區難道還有如此秀美的風光?

在大家的一片驚奇和嘖噴稱讚裡,朋友輕描淡寫的說:熟悉的地方沒景色,最美的風景,往往都在路遠遠不能抵達的地方。

我聽了,心裡豁然一亮,是啊,熟悉的地方沒景色,在人生的旅遊圖上,有多少人是敢於跳出人生的固定路線,而給自己的人生另辟蹊徑的?我們都是循著前人的腳印走,看前人欣賞過的一個個人生景色,如何能讓自己的生命活出與眾不同的況味呢?

要使我們人生擁有與眾不同的風景,就必須讓自己的生命走一條與眾不同的旅程。人生常常是這樣:只有不甘於寂寞的生活,才有非同凡響的人生!

【明慧學校
/李雪
http://www.minghui-school.org/school/article/2008/10/30/74151.html

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