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s.jpg

閱古觀今心之感觸

『寄蜉蝣於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須臾,羨長江之無窮。挾飛仙以遨遊,抱明月而長終。知不可乎驟得,托遺響於悲風。』

我們把如蜉蝣般短暫的生命寄托在天地之間,渺小得像大海裡的小米粒。我們怎能不哀嘆生命的短暫,羡慕長江流水的無窮無盡。我們怎能不夢想挽著飛天的神仙到處遨遊,懷抱著明月永世長存。明知這個願望不會忽然成真,只好將悲傷透過蕭聲寄托於秋風之中。

前不見古人, 後不見來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!

前無古人後無來者,天地空曠無窮,獨自悲傷到熱淚潸潸。這種天地宇宙對渺小個體的覺醒是會讓人無比的震撼。

逝者如斯,而未嘗往也;盈虛者如彼,而卒莫消長也。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,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變者而觀之,則物與我皆無盡也,而又何羨乎?且夫天地之間,物各有主,苟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惟江上之清風,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無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,而吾與子之所共適。

水不盡東流,但是河一直都還在月圓了又缺,終歸還是掛在天上咱們從天地的角度看蜉蝣,那是時時刻刻有生死,但是我們從蜉蝣角度去看天地,幾時發生過變化?所以,天地之間,萬物自行其道,莫作非分之想。你看這江上清風,山間明月,咱們在這有限的一生裡,取之不盡用之不竭,這是大自然對我們的無盡饋贈啊,不如一起來享受。

月出於東山之上,徘徊於斗牛之間。白露橫江,水光接天。縱一葦之所如,凌萬頃之茫然。浩浩乎如馮虛御風,而不知其所止;飄飄乎如遺世獨立,羽化而登仙。

你可也知道這水與月?時間流逝就像這水,其實並沒有真正逝去;時圓時缺的就像這月,終究沒有增減。可見,從事物易變的一面看來,那麼天地間萬事萬物時刻在變動,連一眨眼的工夫都不停止;而從事物不變的一面看來,萬物同我們來說都是永恆的,又有什麼可羨慕的呢?何況天地之間,萬物各有主宰者,若不是自己應該擁有的,即使一分一毫也不能奢求貪取。只有江上的清風,以及山間的明月,聽到便成了聲音,進入眼帘便繪出形色,取得這些不會有人禁止,感受這些也不會有竭盡的憂慮。這是大自然恩賜的沒有窮盡的寶藏,我和你可以共同享受。

其實我並不孤僻,簡直可以說開朗活潑,但大多時候我很懶,懶得經營一個關係,還有一些時候,就是愛自由,覺得任何一種關係都會束縛自己。當然最主要的,還是知音難覓。我老覺得跟大多數人交往,總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個維度,很難找到和自己一樣興趣一望無際的人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