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.JPG

夏蓮居老居士是念佛人的楷模 如何念佛有成很重要

    淨土修行易,而生起信願難。不能生信,決難生淨土。淨土宗師們的經驗告訴我們:不是親證,不是理透,誰能真信呢?

    東晉慧遠大師在廬山修行,足不下山,首創白蓮淨社,倡導淨土,生前三次見到阿彌陀佛,後世推舉為中國淨宗初祖。善導大師修《觀無量壽經》,見到極樂世界真境,故大師念佛,口出金光,皇帝封賜他為光明和尚。

    沒有能見到阿彌陀佛怎麼辦?有夏蓮居老居士足為學習楷模。

    近代夏蓮居老居士彙集《無量壽經》,積十年之功,真可謂深入經藏(無量壽經),智慧如海(信極樂真有)。夏老居士生前坐必朝西向,豈是表面執著?實則是對彌陀淨土的嚮往,求生淨土的坦誠。

    夏老居士不是一開始就修淨土的,之前他學過參禪,學過密宗。早年研讀《指月錄》習禪,深覺其妙。待到自己大病之後,發現當生成佛原來是一句空話,參禪公案也都是「說來句句空,行時步步有」。

    夏老居士留給後人的最大啟示,就是覺悟到,成佛惟在彌陀世界,及早檢討修行法門。夏老居士在《再題指月錄答艮齋》詩中,做了深刻的檢討:「靜中細檢點,所學無一可。親故凋零盡,看看輪到我。攬鏡一長噓,不見舊時顏。僅餘皮遮骨,已無膽包天。如斯而已乎,不禁徹骨寒。佛師父母恩,未報殊難安。業海猛回頭,連呼錯不止。此等閒伎倆,何能敵生死!昏夜觀明星,南無無量壽。險哉此一轉,否則佛難救。從此發慚愧,更作鈍功夫。笑自由他笑,愚但安我愚。日暮途尚遙,何堪再蹉跎。一門深入去,誓欲出娑婆。」

    夏老居士求生淨土,心地純真,樸實無華,無論在哪裡,座位一定朝西向。室內室外,獨步經行,唯有念佛之心。夏老居士有一首《經行》詩寫道:「少壯俄頃老病侵,幾人未老惜分陰。樂邦路穩牽誰走,世道歧多聽自尋。幸有一長唯念佛,了無可說且觀心。空堂叉手經行久,忘卻秋宵月滿林。」
    常說念佛的宗旨(關鍵)是「信、願、行」,夏老居士加了「戒」。信,信極樂真有,信自己本來是佛;願,真切發願求生極樂世界;行,一向專念阿彌陀佛。戒,受持基本戒律。夏老居士說:「持名兼持戒,信願為資糧。缺戒成魔侶,無願墮荒唐。」

    夏老居士常在淨土宗師那裡找到心靈寄託。他的《題淨土詩鈔》說:「愛讀五家淨土詩,中峰楚石到蓮池。靈峰西去省庵寂,百偈徹公亦總持。」詩中「蓮池」是淨宗八祖蓮池大師,「靈峰」是淨宗九祖藕益大師,「省庵」是淨宗十一祖省庵大師,「徹公」是淨宗十二祖徹悟大師。

    夏老居士家裡設有「聽佛軒」,相當於現在人們家中念佛堂,夏老居士常在「聽佛軒」做功課。有一次,他在「聽佛軒」做完功課後靜坐,忽然有所悟,漸覺念佛有些功夫,感到少談玄說妙,多攝心念佛的好處,寫了兩首詩,其中一首說:「坐閱空花又一年,唯期寡過厭談玄。每將妄習從心洗,漸覺佛聲逐念圓。動靜相依清淨戒,根塵齊攝寶王禪。樂邦苦海歷然在,何去何從莫問天。」

    夏老居士善於總結念佛的訣竅。總結出來,利人利己。對別人是個啟示,對自己是成功的經驗,利用自己總結的成功經驗,最得心應手。

    念佛最忌諱什麼?夏老居士《在極樂庵念佛道場作(四首)》之一說:「念佛最忌,精神渙散。字句模糊,先快後慢。既無音節,又不連貫。心不應口,聲不攝念。輕忽養識,古德所嘆。如此念法,永難成片。」

    念佛若能做到「字正音圓」,則能妄念自清。夏老居士《在極樂庵念佛道場作(四首)》之二說:「聲和韻穩,字正音圓。懇切綿密,沉著安閒。聲合乎心,心應乎聲。心聲相依,妄念自清。」

    如何把佛號念好,夏老居士有「如線貫珠」的妙喻。夏老居士《在極樂庵念佛道場作(四首)》之三說:「佛號如珠,念頭如線。分則各離,合則成串。心不離佛,口不離念。如線貫珠,相續不斷。」

    念佛貴專精!夏老居士認為,念佛人雖有「未能」的現實,但可以在「先下手處」做功夫。夏老居士《在極樂庵念佛道場作(四首)》之四說:「未能一心,先求專念。未能不亂,先學成片。真勤真專,功效自見。無須問人,還請自驗 。」

(本文作者:徐足之、2011710日)

引用:http://abc59724691.blog.hexun.com.tw/66115071_d.html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