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乘無量壽經白話解 - 02 (黃念祖居士)

一、經  

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 

佛說諸佛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 一名無量壽經 一名阿彌陀經吳支謙譯

無量壽經 曹魏康僧鎧譯

無量壽如來會 唐菩提流志譯

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經 趙宋法賢譯 

自漢迄宋同經異譯可考見者凡十有二 近代流通唯此五本 

想要理解經文,先要瞭解經題。古云:「智者見經題,便知全部義。」經題的重要性可以想見了。本經是先師夏蓮居老居士會集五種原譯而成。五種出入很大,且漢吳舊譯,文字古拙,所以讀誦參研者都很少。先師繼王日休、魏承貫之後,會集成經,名為《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》。此書一成,大眾欽賞,公推為《無量壽經》的善本。目前海內外讀者、背誦者、印刷者、演說者,風起雲湧,有日誦六部甚至八部者,有人稱當前之景象是「大經熱」。

本經的經題,一望可知,是把最近《宋譯》的經題作為前一半,而把最古的《漢譯》經題去掉兩者重覆的字,接在下面,就成為今本的經題。這就是會集工作的典範,只是會集舊有的精華,而不是出於自意的新作。這才能杜絕把後世凡夫的私見,當作世尊的教導來欺騙世人。從夏會本的經題可見,不但字字句句本於原譯,而且會集之後,使題義更加圓滿究竟,妙諦無窮。 

第一個字「佛」。指約當中國周代,在尼泊爾降生的王子,後出家成佛,號釋迦牟尼(華義為能仁寂默)。這就是我們云云眾生的大悲慈父,大智大力的導師。十方世界有無數的佛,可是在我們世界上,八相成道的佛,只是這一位。所以只說一個佛字,我們就知道是專指我們的本師了。 

」是梵文佛陀的簡略,辭義是覺者佛與眾生只是迷悟的不同,在迷惑之中就是眾生,徹底覺悟就是佛。阿羅漢只是自覺;菩薩於自覺外,更須覺他,故菩薩具二覺;覺行圓滿是第三覺,唯佛具三覺。悟達本性真實常住,了知諸惑都是虛妄,是自覺。以無緣大慈,平等普度一切眾生,是覺他。窮盡本心的源底,自覺覺他之行圓滿具足,圓圓果海自然成就,是覺行圓滿。《佛地論》說:具足一切智慧,遠離一切障礙,能開覺(開悟本有覺性)自己和一切有情。「覺」譬如從睡夢中覺醒;如蓮花開,不借外力,這就是佛。(筆者譯為白話。)又據《大乘起信論》:一、本覺。指一切眾生本來具有的自性清淨心,也就是常說的人人本有的佛性,也即是法身佛。二、始覺。由於內因(本有清淨心)與外緣(佛教經法)的作用,使眾生於妄念中漸漸出現初步趨近本覺的知覺(如厭生死苦,樂求涅槃)。三、究竟覺。朗然大悟,覺了心源,本來平等,始本不二,法身全顯,究竟成佛,叫做究竟覺。 

「佛說」,表明此經是釋尊金口所宣。又「說」字有愉悅的意思,佛看到眾生機緣成熟,可以聽受教導修習妙法,故衷心歡樂。 

「大乘」是喻,乘就是車,是中國古代最普遍的交通工具。用現在話說,自行車是小乘,它只能解決自身的問題,這就譬喻聲聞乘的法,稱為小乘法;至於成長列的火車,可以運載多少人多少貨,廣作利益,這就譬喻菩薩所行的法,叫做菩薩乘,也即是大乘。

大乘中的「大」字,有兩個涵義:(1)能乘者大。《十二門論》說:「佛大人乘(動詞)是乘(名詞),故名為大。......觀世音、得大勢、文殊師利、彌勒等諸大士之所乘,故名為大。」如來與諸大菩薩才是「能乘」,所以叫做大乘(例如:大學生讀書的學校叫做大學)。(2)所乘者大。《寶積經》:「諸佛如來正真正覺所行之道,彼乘名為大乘。」諸佛如來教化眾生的,就是如來自身所行的真正覺悟之道。這就是佛大人用來救度眾生的運載工具,所用的工具很大,所以叫做大乘(例如:學校的全部課程都是大學的,所以叫大學)。經題中,大乘這一譬喻,具有兩方面的涵義。本經經題標明淨宗之法是大士所修、大士所行、無上度生救世的菩薩道。

「無量壽」即「阿彌陀」名號的譯義。阿彌陀在梵文中的正確讀音應為「阿彌達」,即本經所說極樂世界教主的聖號。其中包括無量密義,可譯成無量壽、無量光。漢譯本譯成無量清淨佛、無量覺、無量清淨平等覺。總之彼佛的功德、智慧、慈悲、方便、依正莊嚴、度生功德,等等,各各都是無量。由於極樂教主多劫勤修,有無量妙德,所以成佛後有無量功德名號,每一名中皆具無量功德,名能召德,所以持名的人以名召德,就召來了彼佛阿彌陀的無量功德,持名的妙用就在這裏。 

極樂教主既有無量的名號,為什麼本經單以無量壽為經名呢?因為無量壽顯示了如來法身常住的本體,過去是這樣,現在是這樣,未來仍是這樣。過、現、未,恒常如一,佛教稱為「三際一如」,這是法身境界。由於無量壽,彼佛的功德,在無盡的時間長河,從無一分一秒的停頓與間隔;由於無量光,在無盡的空間,就沒有一毫一厘的地方,不蒙受佛光的加持與攝受。由於無量壽是體,一切殊勝微妙的相用,都從本體流現,標明本體,則一切相用方面的妙德都在其中。日人所著《無量壽經甄解》中說:「安樂國土依正三種(佛、菩薩、國土)莊嚴,入一法句,無量壽故。」這就是本經標名為「無量壽」的原因。

《甄解》的說法,來源於天親菩薩的《往生論》。論中在「一法句」的後面,說「一法句者清淨句,清淨句者真實智慧無為法身」。可見《甄解》的「無量壽」即是《往生論》的「真實智慧無為法身」。前已指出從體流現相用,佛有三身,也是從法身流現報身與化身。所以「無量壽」正是阿彌陀法身的聖號;同時,也正是每一眾生的本覺、自性清淨心、佛性與法身。這是佛法最奇特之處,也正是佛法真實大平等之處。一切蠢動含靈,螞蟻蒼蠅都具有佛的法身。所以經題中的「無量壽」既是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佛(這稱為他佛),也即是每一眾生自身本具的法身佛(這稱為自佛)。所以夏師在《淨修捷要》中指出:「無量光壽,是我本覺。起心念佛,方名始覺。始本不離,直趨覺路。」有許多人錯誤地批評淨土宗是「心外求法」,可惜他不知:所念的他佛,正是念佛人的自佛。

 

「莊嚴清淨」和以下的,是法。以上經題中「佛」,娑婆教主;「無量壽」(即阿彌陀佛),極樂教主,是兩土果位的人。「大乘」是喻,現「莊嚴清淨」是法。經題中總不離人、法、喻,本經題具備了這三樣。「莊嚴」,它有莊重、端嚴、裝飾與美化的涵義。現用譬喻說明,修建了佛殿和佛像,倘若只是光禿禿的房子和像,那就不算完工,必須在寶像、天花板、牆壁之上,增加彩畫,要有許多藝術加工,還要懸掛幢、幡、傘蓋,陳設供品法器、種種燈光,來做莊嚴之具。從這個事例,我們體會了莊嚴的涵義。但以上只是物質方面的莊嚴,更重要的是心地的莊嚴。佛教中常說「萬德莊嚴」,要以功德智慧來做莊嚴。阿彌陀佛在因地中,「莊嚴眾行。軌範具足」,這就是以自身的軌範來莊嚴自己的行動。又「住真實慧一向專志莊嚴妙土」。這說明安住在真實的智慧,才能莊嚴妙土。「眾行」是因,用具足典範去莊嚴它。「妙土」是果,要安住智慧才能莊嚴。所以可以這樣說,極樂妙土是以智慧來作莊嚴之具。從此推廣,應知極樂的黃金、七寶,實質是一味的智慧。常說的「萬德莊嚴」,就表明「莊嚴」這兩個字,有「具德」的涵義。

「清淨」。例如,「在山泉水清,出山泉水濁」。山石流出的泉水,清可見底,純淨無雜;至於黃河濁浪滾滾,夾帶了種種污染。這譬喻人的身口意三業,完全離開了一切惡行、煩惱與垢染,叫做清淨。《大論》論布施說:「雖為一切眾生,是心(指布施的人,他的心)不清淨。不知己身無吾我,不知取者無人無主,不知所施物實性,不可說一,不可說異,於是三事心著,是為不清淨。」這段話很精要,若人在布施的時候,雖然也是發心為一切眾生,可是你沒有了達三輪體空(無我無他無物),內見有我,外見有人,中間見所施之物,不瞭解這些實物,遠離一異有無等等分別,即是第一義空,於是對這三輪都有所著,這就是不清淨。《金剛經》說:「應如是生清淨心」。《無量壽經》漢譯本譯阿彌陀佛為無量清淨佛。本經《三輩往生品》:「若有眾生,住大乘者,以清淨心向無量壽,乃至十念,願生其國……定生彼國。」漢譯本第十八願,「諸佛國人民,有作菩薩道者,常念我淨潔心,壽終時,我與不可計比丘眾,飛往迎之,共在前立,即還生我國。」《漢譯》中的「淨潔心」即是「清淨心」。本經「以清淨心,向無量壽」,漢譯本是「念我淨潔心」,自心他心,同一清淨。故常說:欲淨土者,先淨其心。

 

「平等覺」。「平等」,它與差別是對立的。《金剛經》說:「是法平等,無有高下。」《華嚴經》指心佛眾生,三無差別,都確顯平等的涵義。《入佛境界經》說:「菩提者,名為平等。平等者,名為真如(真如是佛性、法身、實相等的同義辭。佛的通號之一是『如來』,表示『從如而來』,可見『真如』是佛的真實出身之處)。乃至平等者,是入不二法門。」可見平等極其重要。若能對於一切事物沒有差別,當然更沒有愛憎取捨,一律平等,這就是菩提,就是真如。「平等覺」可以有四種解釋:(1)平等普令一切眾生都徹底覺悟。(2)以平等妙法來覺悟眾生。(3)「平等覺」是如來的正覺。(4)「平等覺」正是極樂教主的聖號之一。以上四義,題中都有。所以「莊嚴清淨平等覺」是經題中所涵的法。 

從全名來看:本經是此土導師釋尊看到度生因緣成熟,在十分歡悅的心情中所宣說的。暢談極樂淨土教主無量壽佛本願之海,以及殊勝方便普利萬類的淨土法門,普令眾生,信願持名,萬德莊嚴,一心清淨,平等普度,同登覺岸。在眾生方面,無量壽佛是我本覺,我心是佛,今又念佛;名具萬德,莊嚴自心;淨念相繼,遠離妄執;妄消真顯,當下即是「平等覺」。一題之中,涵攝了全經大義。

https://book.bfnn.org/books/0110.htm#a000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