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次講經之前要念《心經》?都是祛魔的,《心經》是祛魔的。玄奘法師,他到印度去取經,在沙漠地帶,一個人,晚上住在那裏,就看到飛沙走石,好象千軍萬馬衝過來了,他馬上就念《心經》,唸了幾遍,什麼都息下去了。所以説《心經》力量很大,不要看輕了。

  四川有一個中學體育老師,他是氣功師,他跑到昭覺寺請上師加持,他什麼原因呢?他説還有一個氣功師跟他一起練的,他説他明確地知道他偷他的氣,但是他沒有辦法阻止他,後來上師叫他念《心經》,《心經》唸了之後,過年了,他又來了,來送禮感謝了。什麼?《心經》一念,他偷不了了。這個我們一般《心經》“哇……”念,好象沒有什麼了不得的,從這一點看,《心經》的力量大得不得了,但是要看你怎麼念,你如果馬馬虎虎地念,有口無心地念,當然功效不大。如果你誠心誠意地一心專唸的話,馬上功效就來。

  我們説唸經、唸咒,功效大不大,第一個我們早就説過了,為什麼要修四歸依呢?就是看你信心有沒有,信心沒有的,沒有根的,你這個樹再大,沒有根的,你栽在哪裏,兩天就蔫掉了,長不了果子的。那麼你有根,信根堅定的,那你念的經咒功效就大,第一個還是信心。

  第二個你菩提心有沒有,因為一切經咒都是度眾生,拔苦予樂的,如果你沒有菩提心,你雖然信心是有了,功效只是到這裏為止了,大的功效發不出來了。如果菩提心具足的,真正不為自己,把自己拋開,情願犧牲自己,為一切眾生的。那你念這個經咒,馬上見效。我們看古代了,他們念穢跡金剛什麼東西,力量大得不得了,馬上一些功能都出來了,經上也説的。

  為什麼現在的人唸了很多,沒有效呢?那就看你自己,唸的人的心不一樣了,第一是信心不夠了,第二是菩提心沒有了。那你再念,功效就沒有那麼大,受到限制。我們説《藥師經》大家每天唸的,念《藥師經》的功效大得不得了,但是你念呢,你感冒的還在感冒,咳嗽的還在咳嗽,乃至於病的還在病,那就是念的心不一樣。但是有一些地方你要知道,因為我們學正法、在弘正法,有些小的魔障,來了,你把它消掉,是消魔障,這個是好事情,只要不要大的,不是中斷的,沒有關係。只要不中斷好了,你用感冒,把你過去無始以來的重的地獄、餓鬼的那些業障消掉了,不是很輕鬆嗎?所以這些也不要懷疑。但是功效大不大,它是決定在你對三寶信心跟菩提心上邊。這個自己要去衡量。

  如果你説你要念經唸咒要功效大的話,趕快把信心提起來,趕快把菩提心發起來。但是,趕快又不是憑口講的,“我趕快發菩提心了!”發不發的起,看到人家受苦,你是不是情願代他受呢?這個恐怕不會了。不要説我們,難陀,佛帶他到地獄裏去看看,看見把罪人叉進去,丟在鍋裏煎,啊!痛苦得不得了。後來看到一個鍋,空的,他就問佛,怎麼回事?佛説你自己問,他就問那個獄卒:“這個鍋怎麼空的了?”獄卒説:“人間一個難陀,他為了天上的享受,修行,修行了昇天,昇天好之後,享受享完了,到這裏來了。”他就趕快跑開了,只恐怕知道他是難陀,把他馬上叉進去了。那就是害怕了。這個菩提心就還沒有真正生起,真正生起了,那你為一切眾生代苦也不怕了。但是他那個時候是開始信佛,他的出家是看到天女的好才出家的,他當然這個時候還差一點。但這一次看過之後,他知道惡道的苦以後,真的發心修行了。這就是説真正的修行的人,唸咒、唸經,菩提心、信心生起來,不是一句話就可以生起來的。

  我們天天在念《五字真言》,菩提心、菩提心……天天在發了,到底你發了沒有,我們説天天念,天天念,就是叫你發的程度,一點點積起來。我經常説這個話,量變可以導致質變,四歸依十萬、二十萬、三十萬、四十萬、一百萬地念,歸依的心就會堅強的。一方面,三寶加持,一方面你是不斷地,不斷地,不斷地串習,就會生成力量。

  那麼我們天天唸經,一天四座,每一座都要好幾次發菩提心,發菩提心,為什麼?把你這個力量增強了,你不要念疲了,哎呀,天天那幾句話,馬馬虎虎,念着念着,打瞌睡了。這個你自己把那些力量都損失了,沒有了,所以説不便宜。

  我們既然來了,好容易碰到這些經了,你念一道,一道的力量,念兩道,兩道的力量。你去打瞌睡,你東想西想,或者甚至人家唸咒了。海公上師經常説的,中間唸咒的時候,是刃上加鋼,這是最刀口最緊要的關頭,偏偏一念咒了,叭,抽小解去了,抽小解不是真抽小解,外邊去耍一會。我看到有些人,甚至於抽大解,大解抽好了回去呢,還在那裏衝殼子,這個就是不想念經,説個老實話。反正這個地方唸咒了,不念了,就是停下來休息了。這個錯誤的不得了。自己放棄自己的權利,可惜,我看到這些人可惜。
http://bodhi.takungpao.com.hk/ptls/club/2016-01/3269509.html

  ——摘自多寶講寺智敏上師《俱舍論頌疏講記》第八講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勤學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